【運動專訪】吳安儀﹕我會考得一分 鼓勵年輕人追尋目標


吳安儀,大家熟悉的「四眼Cue后」,憑桌球衝出香港揚威世界,今年登上世界排名第一,六百度近視加四百度散光,圓圓眼鏡成為她的標誌,很多人都認得她的眼鏡,遇到陌生途人豎起手指公,做一個加油手勢已經令她甜在心頭,感受到香港人的支持;吳安儀的爸爸吳任水,是香港業餘桌球好手兼桌球室經理,媽媽在桌球室做主任,兩夫婦至今仍在上環桌球室打工,一個做夜更,一個做日更,他們的女兒吳安儀,曾經以為人生最大的天地就是桌球室,將來像媽媽一樣做個主任已經好威水。

吳安儀曾經以為自己最大的成就是做桌球室主任

吳安儀曾經以為自己最大的成就是做桌球室主任

安儀說﹕「從小到大如果和別人比的話,我肯定是比輸的一個,不是讀書的材料,考試成績都不值得提,又沒有一技之長,樣樣興趣都是三分鐘熱度,可是父母從來沒有逼我做不想做的事,包括讀書,不過爸爸會用心思引導我做應該做的事,譬如我沉迷打機時,爸爸就帶我去游水、跑步、行山,讓我有機會分散注意不再沉迷。」

中學會考只有一分,畢業去桌球室打工,原以為自己的人生就是桌球室,但原來外面有更廣闊的世界等着她,爸爸不斷為她爭取外出比賽的機會,希望透過比賽累積經驗,「我十五歲在本地賽贏得第三名,冠軍和亞軍都放棄去約旦參加國際賽,我連約旦在哪裏都不知道,爸爸幫我報名參加,幫我執拾行李,怕我不習慣當地的食物,還準備了很多零食、杯麵,帶着我去約旦參加比賽,第一次參加國際賽輸了,難過得一直在哭,爸爸沒有說太多安慰的話,可是他輕輕拍着我的肩膀,已經是很大的安慰。」約旦之後是印度,回想起兩父女不懂英文,要轉幾程飛機才到目的地,每次到機場拿着登機證到處問人哪裏是登機閘口,問完為穩陣再問多幾個人,穩陣到提前幾小時已經在閘口等候,當時的緊張、擔心、輸波的失望和難過,現在已經成為父女間溫馨而甜蜜的回憶。

吳安儀和爸爸、媽媽感情深厚

吳安儀和爸爸、媽媽感情深厚

桌球室外的世界,讓安儀看到自己知識方面的貧乏,選擇重回校園做個「大齡」學生,「同學早就讀完書畢業開始工作,我像落後的成員要重新起步,和其他年紀比我小的學生一起上課,剛開始很自卑,覺得不好意思,爸爸說我並不是落後,只是走了另一條路,大家的起步點不同,桌球這條路是我的選擇,雖然一路走來困難重重,但我喜歡,所以走得很開心,我經常和年輕人分享自己的人生要自己把握,選一條自己有興趣的路,無論如何辛苦都會覺得開心和享受。」

場地:東亞桌球室(九龍城廣場)

吳安儀四眼Cue后桌球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