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運動專訪】莫宛螢棄武學太極 亞運奪銀牌 追隨師父李暉腳步


香港武術代表莫宛螢,今屆亞運女子套路(太極拳+太極劍全能)項目,為香港奪得一面銀牌,回到香港第二天,她已經開始新一輪訓練,稍後將代表香港出戰在保加利亞舉行的「第三屆世界太極拳錦標賽」,螢螢說:「訓練是為了比賽,比賽是為了證明自己的努力沒有白費,獎牌令我對自己更有信心,這次亞運贏得獎牌很開心,比賽過後一切又再歸零,因為放下過去,才能在新的開始重新起步。」

螢螢和爸爸、媽媽分享得獎喜悅。

螢螢和爸爸、媽媽分享得獎喜悅。

螢螢今年二十三歲,太極講求內心修為,臨去印尼比賽前,李暉師父也提醒我『心正』就可以,但去到現場感受到比賽氣氛,還是很有壓力,曾經跑到場外大叫紓緩緊張情緒,不過一輪到我上場,音樂響起時自自然然就進入忘我境界,將平時練習的每一招每一式打出來,不會再想得失成敗。」

首日賽事是太極拳,她憑出色表現在十六名選手中排第二,「當時有點興奮,但更多的是擔心,因為第二天是太極劍賽事,排名較後的選手會以前三名選手做目標,力求在第二天的賽事搶回失分,排前三名的選手成為假想敵,又希望出奇制勝保持領先優勢,往往會因為求勝心切失分,所以面對第二場賽事壓力更大,當晚林杭貴教練和我傾偈,他提醒我不要忘記太極歸零的初心,放下之前的一切,視每一場比賽為一個新起點,他的鼓勵對我很有幫助。」

八月初,被視為亞運前哨戰的第一屆世界大學生武術錦標賽,螢螢奪得太極拳銀牌和太極劍金牌,大大增強了她的信心,外界一致認為她有機會為香港奪牌爭光,令初戰世界賽的螢螢感受到一定的壓力,「比賽時的新套路,今年四月才開始練習,是我參考國內選手的套路再重新改編,風格柔中帶剛,在國際賽上暫時沒有太多女選手打這種風格,所以我想突破作新嘗試,希望令裁判留下深刻印象,只有不到四個月的時間練習,所以賽前還是有點緊張,取得獎牌對我來說,最大的意義是過去四個月的努力沒有白費。」
%e8%9e%a2%e8%9e%a2李暉師傅為螢螢和一班在「世界青少年武術錦標賽」及「大學生武術錦標賽」獲獎的學生舉行慶祝會。

螢螢特別感激羅建強教練和林杭貴總教練的鼓勵和指導,設計新套路應戰外,為令裁判留下印象特地設計新戰衣,過往運動員參加太極比賽多穿素色比賽服,螢螢別出心裁大膽嘗試用鮮紅色和藍色,衣服繡上以紫荊花為主題的圖案,代表為香港出戰,「原來真的很有用!服裝顏色由爸爸提議,一紅一藍兩件比賽服在八月的『世大』首次亮相,亞運時有位德國裁判說記得我,因為我的比賽服很搶眼。」

螢螢的爸爸也是太極高手,父女○九年參加全港公開太極錦標賽,在各自的組別奪得金牌成為佳話,如果不是爸爸鼓勵,螢螢也沒有機會接觸太極,爸爸在「李暉武術文化中心」學太極,螢螢八歲那年暑假,爸爸幫她報武術興趣班,希望囡囡可以學武術強身健體,「剛開始對武術很抗拒,因為班上大部分是男學生,我經常扭計不肯去上課,爸爸軟硬兼施出盡法寶帶我一齊去上課,當時我的師父是李暉。」

李暉師父曾是世界武術錦標賽冠軍,十六年前在釜山亞運會為香港奪得武術(女子太極拳類兩項全能)銀牌,獲得三十萬港幣的獎金,這筆錢她全數用來開展運動員外的另一個事業,在長沙灣開設「李暉武術文化中心」授徒,螢螢和爸爸一個學武術,一個學太極;螢螢學武三年參加公開賽漸有成績,十一歲那年師父建議她學太極,並獲師父推薦加入港隊,今屆亞運取得太極全能銀牌,令她有一種夢想成真的感覺,「小時候跟師父練功,我們都知道師父在亞運會取得銀牌,飾櫃內放着師父的獎牌,那時候個個小朋友仰望櫃內的獎牌,都覺得我們的師父好威風。」或許贏亞運獎牌的心願,當時已經悄悄埋在心底,多年來她一直追隨着師父的腳步,從武術到太極,從兒童賽到青少年賽慢慢累積獎牌,現在終於取得和師父一樣的亞運銀牌。

多年來李暉致力推廣太極運動,曾獲頒榮譽勳章更贏得「太極天后」的封號,現在已經桃李滿門,「螢螢二十三歲已經取得亞運銀牌,我當年得銀牌是三十二歲,所以她潛力無限,還有很多發揮機會。」師父上周日(九月二日)特地在中心舉行小型慶功會慶祝,李師父十六年前的亞運銀牌,也徇眾要求從玻璃櫃內取出,兩代太極運動員成為大家爭相合照的目標,李師父笑說:「我十六年前的銀牌比今年的小多了啊!」
Box

莫宛螢太極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