廁格對談


「主場與作客怎會一樣呀,至少球員落場的心態都不同了。你說吧,這種東西都不懂得分析,卻讓他早兩天贏了幾千,真是的!」一把粗豪的聲音圍繞整個男廁,憑聲音和語氣判斷,這男人的年紀大約五十餘歲,他就在黃善源右邊的廁格。

「咚咚」男人敲着廁格中間隔着的那塊門板。「哎,小子,你常佔着第三格,有什麼原因嗎?」

「你認得我?」黃善源問道。

「認得你的鞋子呀,你總穿不同顏色的白飯魚呀!」

黃善源低下頭,嘗試從縫隙看看那男人的雙腳,那便宜又耐穿的黑鞋。可看不到旁邊的廁格有腳。

「哎,對了。你也有賭足球?」男人問黃善源。「第三格常留下的體育版應該是你的。」

「有嗎,可能吧。」黃善源笑着說。

「那就謝謝你啦。那些報紙讓我好消磨時間。」黃善源分不清楚男人的感謝是出自真心還是在揶揄自己常留下垃圾,禮貌道謝以後,便沒有講話。

「哎,待會見到楠姐,幫我告訴她,廁格的廁紙快用光了。」男人說。

「有一位叫楠姐的嗎?」男人沒有回答。走出廁格後,黃善源看到第二格廁格的門是打開的,他感到奇怪。黃善源敲一下門,卻沒有收到想要的回覆。接着帶着怒氣,推開門。看見廁格內的廁板,地面都很乾淨,架上的廁紙也充足。

此時,黃善源的身後傳來一股壓迫感,嚴格來說是一份感應到的力量,聯想到從同事口中聽過的事。五年前,一個會計部的同事因為賭博輸了而心臟病發,在七樓男廁的廁格倒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