丁健峰:Monday Blues


「唉,大家的基因就是不同,外國人天天只吃沙拉跟三文治都長得牛高馬大,亞洲人就不同了。」星期一,保安陳伯看什麼都給厭世的鏡片過濾,望着紅毛人進到辦公大樓,他亦有意見。星期一不是討喜的日子,經過電梯大堂的每個人都板起臉。「現在就把它換上,以後逢星期一,穿這一套。」熨得順直無皺紋的橙色西裝出現在桌上,附帶領結,跟陳伯一樣身穿黑色西裝的老人說。「你是誰?」

「我是你上司的上司的上司的上司。」陳伯思索一會:「……張先生?」「正是。」「Godwin正在休假,他沒給我提及這回事呢。」「你上司休假與否不影響這件事。」有一刻,陳伯懷疑起張先生的真偽,同事卻已穿着橙色西裝過來。

「你穿得挺好看的。」張先生說。看見有別人服從指示,陳伯的防衞意識馬上降低。陳伯換好西裝之後,張先生經已離開。

「新制服啊?」這問題不止一個人問,大家開口時,星期一罕見的笑容都展現在人們臉上。陳伯被傳染了,導致回答「對呀對呀」的時候,也是笑着的。下周一,Godwin休假完畢:「你們怎麼都穿着這件衣服?」「是張先生給我們的,叮囑我們逢星期一要穿。」「哪個張先生?」「你上司的上司的上司呀。」「我們老闆已在美國半年沒回來了!」全場鴉雀無聲。「現在就把它換上,以後逢星期一,穿這一套。」那位「張先生」來了,把西裝塞到Godwin手中。「哎!這位張先生,是我們前任員工,退休很久,但每隔一陣子就會給我麻煩,你今次又想怎樣啊張先生?」Godwin面向「張先生」。「以後逢星期一,穿這一套。」「唉!你們先把衣服換好,我先送張先生回家!」Godwin說。陳伯的制服始終換回原來那一套,但領結一直收在口袋裏,趁上司不在,他總會戴上。

丁健峰Monday Blu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