丁健峰:作家的憂鬱


一直不承認跟太太的關係出現問題,是因為他期望事情會變好。可期望歸期望,身為作家的他深明感情套路,此刻的他們,正處於一潭泥沼,往前或後退,都容易陷入爛泥裏。

太太倒是不介意坦白,「我跟他是有問題,很多很多的問題。」太太以前不抽菸的,近年卻變成菸不離手的女人,續說:「即使我每分鐘對他噓寒問暖,無微不至,又如何?他還是一臉厭世的模樣擺在我面前。」有人問起,他會把跟太太的相處形容得甜蜜,畢竟兩人自小認識,青梅竹馬,濃情與蜜意,他們擁有過。太太叼着香菸來一記深呼吸,眼睛都瞇了起來:「做人呀~要為自己而活。」

創作的禍延太大了,拉倒了他的情緒和理智,他曾將她喜愛的丈夫找回來,但與此同時,他發現安穩快樂的日子是寫出好作品的阻力,結果,他步往孤獨。雖說「為自己而活」,不過太太是重感情的人,不能果斷跟一個人劃上句號,直到他觸犯了她的底線,忘記她的生日。

他很愛太太,但更愛自己。太太生日當天,他整天困在房間,敲打鍵盤的聲音鏗鏘有力,每一下都刺痛太太的神經。他那日因為寫稿沒吃飯,她也跟着沒吃飯,隔天,她就提出分居。太太其實一點都不喜愛抽菸,每次抽菸,都覺得臭,不過這習慣帶給她改變的感覺。她想要轉變,變得不一樣,變得自私一點。

他最愛的動物是殺人鯨,他時常凝視睡房的殺人鯨相片。殺人鯨是羣體動物,一輩子都跟家人待在一起,這樣與生俱來的技能,他好想學會。

作家的憂鬱丁健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