丁健峰:早上八時三十分


城市人爭分奪秒,眼中只有目的地,途中的點滴可免則免,最重要是沒有耽誤前往目標的過程。如我的一位上司明哥,在路上跟他遇上,別妄想他會放慢步伐與你閒聊。從步出家門一刻起,他就立誓要用最短的時間坐回辦公室。 早晨的上班時間,有人處於趕回公司的路上,有人卻已緊守在工作崗位。我們公司不遠處的地鐵站出口,就有位盡忠職守的派報員。他看來五十多歲,臉上的笑容從來緊緻,將報紙拿到市民跟前,跟明哥的氣場南轅北轍。每天早上八時三十分,兩人都會在地鐵站出口相遇。 明哥許多時候只顧看錶,要不是上星期的下雨天,明哥可能不會知道地鐵站有位派報員存在。 強風在地鐵站出口放肆,左勾拳,右勾拳,把明哥的摺傘吹成兩半。本來雨勢已經不小,再給突襲,明哥更加狼狽,髮型及衣物都給雨水摧毀和侵蝕。明哥彎下身子追趕,想拾起雨傘的屍體。 避過雙層巴士的馬路海嘯,幾經辛苦,明哥終於將摺傘抓住了。他走到屋簷下,雖然距離公司只剩一百米的路程,但風雨交戰,根本不容許他前行。見明哥心急如焚,派報員一如往常向他遞上報紙。這天的八時三十分,明哥終於發現派報員。派報員手指雨傘,明哥大概亦明白其意思,接過報紙後,把報紙打開,擋在頭上,再走回公司。 那天起,明哥都會手持免費報紙進入辦公室,這是他的一個新習慣。

丁健峰早上八時三十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