丁健峰:咖喱魚蛋


魚蛋一直避而不談,視而不見,其實心裏很清楚咖喱會在某一天離他而去的。

咖喱牛腩、咖喱雞、咖喱羊,於咖喱的身上,存在着千千萬萬種可能性,但魚蛋,最有名堂的,還是「咖喱魚蛋」。咖喱有次準備離開,說:「我不可能為了一棵樹,辜負整片森林。」魚蛋聽罷火冒三丈,整個人飛撲在咖喱的身上,兩者撞成一團,變成一碗咖喱魚蛋。雖然「難分難解」,但終歸,魚蛋還是成功把對方留住。

可咖喱又趁魚蛋熟睡,悄悄離去。隔天,魚蛋只好尾隨咖喱汁,將咖喱找出來。見到咖喱時,她已被各種肉類,蔬菜包圍,樂在其中。魚蛋上前作最後的挽留,結果除了遭到咖喱的一臉厭煩,還受盡白眼。

面子如此給踐踏,唯一能做的,便是沿着原路滾回家。然而,路上的咖喱汁再度濺遍他的身體。魚蛋不想獨個兒生活,因為他生來就是要配合醬汁的。想來想去,他想起一條去路,就是投入滷水的懷抱。

以前選擇咖喱,因為他不喜歡滷水長時間的烹調,覺得這種浸泡,是一份依賴。卻回想過來,他和咖喱何嘗不是從激情變成依賴。每段關係,原來都離不開相似的套路。他曾聽說有一處的滷水,有六十年之久,從前聽來相當抗拒,但現在卻單從年份就得到了安全感。

魚蛋去意已決,沖了澡,將咖喱漬洗去,重新上路。慎防咖喱有天回頭,自信有機會重修舊好,出門前,魚蛋在便條寫上一直以來講得太少的三個字:「你太辣。」

丁健峰咖喱魚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