丁健峰:佐治的噩夢


倫敦的West End劇院林立,是舞台劇發展的重要場地。可時移世易,West End的劇院通統給受遊客喜愛的劇目佔據。新劇目要冒出頭來,不容易啊!
「從前在海德公園,有一棵樹,每夜徹夜難眠,因為他害怕孤獨。令他最難受的,是一年一度的相遇和離別。意思是春天的樹葉生長和秋天的葉子凋零,怎料有年入秋,他捉緊身上每一塊相處了整個夏天的葉子,要把他們留在身邊。這當然不可能,很快,他就穿上了泛黃的外套,眼睜睜看着朋友們在懷裏去世……」「水仙花劇團」在第三十一次講述這原創劇本後,得到了嶄露頭角的機會。表演機會來自蘇豪小巷的酒吧,老闆是位銀髮老人,曾演出舞台劇,因而總想為戲劇出一分力,於是將酒吧改裝成黑盒劇場。
酒吧老闆不吝嗇對劇目的鍾情,表示劇本的世界觀和啟發使他想起青春的下雨天的味道。
首演當晚,「水仙花劇團」邀請了眾多劇評人觀賞,期望以正面評價打響名堂。翌日,報章的劇評卻沒有提及表演太多,反倒將焦點落在酒吧的老闆身上。有一篇,這樣寫:「記得二十年前的一場噩夢嗎?那場夢一人分飾兩角,以歌舞形式演繹樹葉愛上水仙花的故事。沒想到當年的演出者佐治先生,相隔多年再為West End帶來另一場關於植物的噩夢。」
「原來你就是佐治先生!我人生第一次看舞台劇就是看你的《枯葉與水仙》啊!」
「難怪!對不起!我一定要好好補償你!」佐治情深的望住劇團的每一位。

丁健峰佐治的噩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