丁健峰:夢斷鴛鴦


「城市導賞」愈見普遍,其實我也想過當「城市導賞員」,因為我愛散步,港九新界,倫敦巴黎,一概熟悉。可這是導賞員該有的條件,我的過人之處在於,哪裏有潔淨的洗手間,哪處有Wifi,Wifi密碼是什麼都一清二楚。直到遇上了一條問題,我才打消成為「城市導賞員」的念頭。
「鴛鴦是誰發明的?」我與一位朋友城市漫步,他問我。
我熟讀歷史與IQ題,這條問題怎會難到我,只是未能馬上在腦海裏翻出答案。我靈活變通,先剖析,再解答。「『鴛鴦』是由三成咖啡與七成的奶茶比例沖配而成的飲品,已列入『香港非物質文化遺產』。」
「所以鴛鴦是誰發明的?」
「那蛋撻是誰發明的?」他拿出手機,拇指上下滑動:「這裏說,蛋撻在一三九九年就出現在英國,一九四○年前後才引入香港。」
對,那時候我亦可以拿出手機,不過我的身份是導賞員,從尊嚴的角度考量,容不下靠工具解答問題:「說不定只是一位名不經傳的人誤打誤撞發明了鴛鴦,然後得到大家喜愛,從此香港的飲食文化裏,就有了鴛鴦。」
「所以你也不知道!」我的眉頭皺了一下,但沒有生氣,因為他的無禮不是故意的。
之後我從一位奶茶師傅口中得知,鴛鴦的出處確實模糊,相傳是由碼頭工人無意間發明,自此深受歡迎。所以我並沒講錯,但卻因為這條問題打消了當導賞員的想法。「不,你是很好的導賞員。」朋友講。
我知。但我只喝奶茶或咖啡,不喝鴛鴦。

丁健峰夢斷鴛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