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達華:月的繽紛


001

晃眼間,又到了每年最令人懷念的五月。春意依然盎然,但夏日的步伐正緩緩走近。一切是滿滿的期待與盼望。

耳邊彷彿響起那首老歌《兩小無猜》的《First of May》,Bee Gees獨特的唱腔,總令人低迴不已。五月是萬物欣欣向榮的開始,當我年輕時,身邊的種種怎麼那麼巨大,今天我不再長高了,但時間已匆匆流逝了這麼多。

小時候在灣仔長大,人面儘管已經大不同,但路邊的木棉花,依然開得燦爛。

時光流轉,回到那年的今日,木棉花像老朋友般一樣盛放。

學校和家裏在同一區,每天上學只需走二十分鐘的路就到達。穿過電車路,走過大王東街,然後是大王西街,見到國泰戲院,經過灣仔道就回到學校。

走着走着,我總是習慣望着腳上那唯一的一對白布鞋,踩着掉在地上的木棉花,偶爾也會抬頭凝望天空,但掩入眼中盡是樹上火紅的木棉花,每天如是者走過不富足但快樂的童年。

 那年頭,什麼都是實實在在的,記憶總是如此鮮活,天天都有那麼多人在生活在努力。今天灣仔依然人氣旺盛,而且變化很大,大得有點令人措手不及,欷歔感慨。

 春天默默降臨,但兩旁的木棉花樹已消失得無影無蹤。幸好,那百年不變的電車路軌仍然安好,悄悄地躺在原本的位置,忠誠地為市民提供服務。閒來無事,只要時間許可,我就會坐在電車上,像給忙碌的生活尋找一個休息回氣的機會,像在體味多少個尋常百姓家的故事。

 電車緩慢地在灣仔的街道穿梭,依循軌道的軌迹,儘管改變是無法避免,但修頓球場別來無恙,還有熟悉到不能再熟悉的街道名稱,掩入眼中。

 沒有了木棉樹的灣仔,感覺如舊,情懷不變。

 近年我同時展開了尋找木棉樹的旅程,原來香港還有很多地方可以找到它的蹤迹。

 你可以去窩打老道,亦可以去香港公園看看,木棉花開得同樣繽紛。

 只要一過了五月,木棉樹上的花通統落掉,光脫脫的樹丫像一個偉大的英雄屹立不倒,所以木棉樹又叫英雄樹,這令我想起香港這個土生土長的地方,即使沒有密麻麻的花葉,但強壯的樹幹,意味着這個英雄無論身處任何惡劣環境都能堅持忍耐,充滿力量,永遠向前,永不服輸。

drawing

任達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