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達華:奇妙物語--植物


93yam01b_%e8%aa%bf%e6%95%b4%e5%a4%a7%e5%b0%8f

 

持續高溫第八天,四十度,大地已經經不起炙烤,水分已經蒸發殆盡,進發哀嚎的撕扯,原本鬆軟的地變得異常堅硬,一塊塊裂開呈現出前所未有的景象,樹木固執的屹立起來,青草也在垂死掙扎,柏油路被太陽曬得鬆軟,滋滋的吐出油脂,散發出刺鼻的味道。一個男人一腳踏在溢出的油脂上,他走到路旁的草地上,一邊謾罵一邊在乾涸的草地用力的磨蹭着鞋底,這是我新買的皮鞋,到底是什麼鬼日子,事事不順。

枯萎的青草被踏得不堪入目,樹木俯視着青草說,你還好嗎?青草自嘲說,想好也好不起來,我也想說,這是什麼鬼日子,土地聽着樹和青草的對話,仰望天空,發現雲和太陽互相追趕,它無奈的笑笑,真是蒼天不知愁滋味。

隨着土地一塊塊裂開,一顆隱藏許久的種子終於見到了陽光,原來世界是如此明亮,它新奇的仰望天空,掙扎着想跳得更高更遠。樹木發現了不安分的種子,高冷地說,小朋友,你有你的世界,不要妄想打破常規,宿命早已注定。青草聽到安慰地說,小朋友,不是所有種子都會發芽,如果命運已經注定,那你就珍惜當下吧,能看到陽光就看看吧。

種子疑惑着,突然一聲巨響,大地、樹木、青草一起驚呼,哦,男人。太陽不動了,追逐的雲朵愣了一下,一個個撞到一起,也驚呼道,哦,男人。雲朵愈積愈多,化作點點雨滴降落大地,土地由乾涸變得鬆軟,種子還未跳出來就被封閉起來,一切吵雜又化為寧靜,它心裏默念着,原來外面的新世界是這樣的,什麼叫做宿命,什麼叫做注定,新世界是這樣美好,我一定要跳出去看看。它,瘋狂的吸收着雨水,努力的攀爬着,心裏一個聲音呼喚着,那奇妙的新世界啊。

任達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