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較」這回事,有時真的害人不淺。

久沒相見的朋友重逢,除了互相問候,第一件事就是比較:比較對方現在跟從前的外觀,比較對方從前跟現在的想法,有時對方變了,你會感到陌生甚至失望,但變並不一下等於變壞,不過一比之下,對方只是變得與你想像中不一樣,使你覺得感覺不自然。

失戀者無論在往後遇上什麼類型的對象,也慣常將對方跟自己的舊情人比較;人比人,比死人嘛,結果不是從單一事件中判斷是與非,而是頑固地把兩個不同的人來相比。

從少到大,我們都活在「比較」的壓力下;比較同學和自己的成績,比較自己與人家的父母,比較身邊的人跟自己的成就,比較誰聰明、誰美、誰幸福……

比較能夠輔助判斷……如果資料充分的話。然而在大多數情況下,我們只在一知半解裏瞎着眼比對。比較本是一件痛苦的事,又何必時常把自己放上桌、扯下水?比較最大問題的並非對比,而是評定好壞—例如將現在跟從前的自己比對,評定自己是退步了,或是進步了,而非單純地「改變」了。

難得活得自在,比較?免了。當然,你不比較,別人也會拿你來相比,但顧不到那麼多了。無論你好或不,總有人有辦法說得你糟糕。有些事得省去理會,才能將重要的事完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