螞蟻


不知為何,我家近來出現螞蟻。

一隻小螞蟻,代表我將會陷入極度恐慌之先兆。

把心一橫去找尋源頭,首先在陽台發現螞蟻羣,沿着蟻路直上,結果在陽台沙發的套子裏跟蟻窩正面交鋒──那天我看的,是為數超過五百隻的螞蟻堆。

用一隻手指頭要扭死螞蟻,易如反掌,所以理應是「我是牠敵人而牠非我敵人」,然而數量是關鍵,一隻我不怕,但數百隻一起蠕動卻絕對「兇得嚇人」,我從沒密集恐懼症,但那刻我發現自己可能有。

我心想:既然一隻我不怕,那便當做是「五十隻」是一隻來看待罷,五百隻也是一隻,儘管當作是「一隻」……我試圖說服自己去勇敢起來,想出許多無聊理論。但突然我又想:最怕是當我在處理這一隻之時,另一隻爬到我的手掌上;說到底,我害怕的是「牠們一起爬到我身上」的畫面,而非害怕螞蟻本身。人愈恐懼便會愈緊張;愈緊張又會使人愈恐懼。因此若果能在害怕之時鎮定下來,給自己空間去思考及分析那份畏懼之心,清楚明白自己到底在害怕什麼,對症下藥,問題便會較容易被解決,諸如此類那刻,我自覺想通了,我將恐懼好好分析了,就運用着人生大道理或流行心理學常用的陳腐說法。我認為自己的恐懼感已經消失了,於是我伸出手去,向着蟻羣伸去──

還是好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