卓韻芝:荒誕舊文


昨天在家執拾,竟發現一篇大約寫於二〇〇二年的手稿,內容與文筆怪奇詼諧,完全認不出這出自自己的手。原文題目為「秋季大旅行」,現於忍耐着不加以改動的情況下原文刊登,但願大家像我一樣被它堅定的稚嫩逗樂。

這個秋季,我們又到彭福公園旅行了,真是充滿新鮮感。由於我們隔年就到彭福公園,所以都變成地膽,地頭龍仍然保持新鮮感,就像朱維德每次介紹香港名勝也興奮到似是第一次去一樣,是真是假分不清;是緣是債是場夢。

這次郊遊的原定計劃是幫助一名同學媾另一名同學,我們借勢迫那位同學到目標人物身邊,迫嚇迫嚇近一點,迫嚇迫嚇又近一點,最後讓那位同學在目標女孩旁邊片石。由於他片石有兩下散手,石頭可在湖面跳高達四次,應該可以吸引她注意。可惜石是片了,效果卻不見有,那位男童很憤怒,說了一句看我的看家本領,轉移開始用石頭片天鵝,另一位同學暗串事主癩蝦蟆想吃天鵝肉,二人開始圍毆,最後二人的褲被對方扯下,撕開了。

我作為息事寧人者,急步跑到岸的另一邊遠觀,其他人也說我此舉聰明,我心一雄,向對面岸大叫一個二個正傻仔。

最後,我的褲也被扯下,撕開了,接着就是一陣劇痛。

老師,請你正視這個問題,我們的PE褲老實鬆到不能,容易輕易被扯下,使早起的鳥兒遭破壞,可謂是緣是債是夢,夢迴夢醒都心痛。

荒誕舊文卓韻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