卓韻芝:身外情


十多歲的時候,彷彿一夜間的改變:我開始突然發瘋地購買衣服;至今一直懷疑這是荷爾蒙帶來的巨大改變。媽媽常問:「你買那麼多衣服又不穿,你想怎樣?」我直感到這是深奧的哲學問題,總是答不出來。

時至今日,雖然「改邪歸正」,間中仍會發狂地買一次,根據專家統計,我衣櫃裏的衣服,足夠我穿三世,專家當然是我的外婆,笑說但願下世投胎做回女人,身材跟這一世的我差不多。身體得一個,衣服卻太多,太多愛人太少愛。

買衣服跟穿衣服是迥然不相同的兩回事,就像青瓜和眼眉。根據調查,我深入許多朋友虎穴,發現許多人都有這一個習慣:買衣服歸買衣服,穿的卻都是來來去去那幾件。如果每個人買的每一件衣服回家後照鏡感覺跟站在時裝店鏡前的感覺一樣良好,如果每個人買的每一件衣服也會好好地穿,時裝業早淪陷了。也許是為了保存時裝界的健康所以添置大量穿著少量。也許。

曾經試過愛上了一件黑衣外套,它是我於某間時裝店減價時以低價購得的物,一穿便愛上,自我感覺良好,朋友問我是否沒有衣服穿,為何天天同一款。就像聖母和藍色斗篷,我和它已經血脈相連,就算那天我沒有穿它,朋友都會替我想起它,正如我想不起瑪利亞穿其他服飾的模樣。然而生有時死有時,黑外套開始日久失修。唯有再跑到同一家時裝店,沒有了,它們今年只有鈕扣大一點的了,花俏一點的;我討厭死時裝業。

買許多衣服但老是穿那些喜愛的,如果不喜愛的話付款那刻又為何那樣大志已決?為何有時貪新忘舊又有時新不如舊?這是另一堆深奧的問題。如果有個女孩問我愛情是什麼,我會叫她去看看自己的衣櫃,也許可以明白一點點。

身外情卓韻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