卓韻芝:優閒的煩惱


「失業」與「選擇性失業」兩者間的分別,大概你也明白;前者是非情願地沒有工作,後者則屬自願讓自己放一個悠長假期。

有一位「選擇性失業」朋友,期間雖不致繼續一擲千金,但總算三餐無憂。他朋友滿天下,因而保持正常社交生活,過着退休式生活。

可惜,問題出現了。他發現朋友們約會他時,有意無意抱持奉旨的態度「你沒工作,定必有空,現在乖乖出來喝東西吧!馬上!」他感到邀請已驟變命令,身邊的人都不再尊重他,不再尊重他的私人時間表,甚至不相信他的生活有時間表,因為身份已轉為「無業游民」。

夜半三更電話響起:「喂,出來吧,我明早要上班的都叫你出來,你不是推卻吧,反正你沒事幹。」他感到自己簡直被非禮。原來在眾人心目中,無業等於游民,游民代表得聽從別人的命令。

我的朋友果真受到困擾,因着這狀況煩惱起來了,曾經親眼目睹他的不快者,無不替他苦惱。有人可能認為這是為譜新詞強說愁,自找的煩惱,推卻不就是了?對於人家的邀請,有時就是難以說推就推吧;我們旁觀者也許評論得比較輕易。也許明瞭和承認別人的煩惱正是尊重他人的第一步。

尊重他人,體現於尊重他人的選擇。

優閒的煩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