卓韻芝:熱情的動機


普遍香港人並不熱情,畢竟大家過分忙碌,工作時間長,生活在追趕中度過,也就缺乏對他人熱情的條件,連對自己也乏力去熱情。

我們不善於熱情,亦不慣於此道。對於他者的熱情,我們以基於實際的考量去認知,也就是,他人待己熱情大概藏着某種動機;無事不登三寶殿。遇上「沒特別原因」的熱忱,或會猜想對方居心何在,雖然不至於高度戒備,然而我們還是不禁認定箇中需要一個解釋。

早前想起一位很久沒聯絡的舊友,即管隨手撥撥長途電話給他──事實上我常作此舉,想起誰,就直接致電──雙方談了半小時,過程蠻愉快的,話題還是大家的生活、工作,一大堆順手拈來的八卦小道消息,感覺暢快,卻不至「依依不捨地掛線」。

翌日,收到他的電話。我想大概是有什麼重要事?但經年不聯繫的朋友又何來「重要事」?他問及我是否有空傾談,然後說了一噸話,出乎意料地,他非常關注我的寫作。一天後,他又來電,表示自己就我的寫作生涯思考了一個下午接着滔滔不絕,連我這種自命算是感情外露的人也感驚訝,我想喊停他,追問怎麼突然對於我的工作如此感興?但我沒說出口,唯唯諾諾地聆聽他細意描述我的寫作新方向。他的話有板有眼,可惜我依然甩不開怪奇之感。

一周後,他復又來電,表示又為我想到了一些點子,我拒絕相信他有懷着任何居心,卻終於忍不住:「為何你突然如此關心我的工作?」 他回答說──真的是一個好答案──「唉,大概是因為沉悶吧……你是否知道這邊生活多苦悶?」

哈。熱情的原因還有一個,就是可以打發時間。

熱情的動機卓韻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