杜德偉:杜爸爸


我一直都覺得自己是個永遠長不大的「大細路」,自從二十多歲完成發育後,我就似乎停止了成長。當時間被蒸發掉,場景快轉,一下子切換到產房──兒子的哭聲忽然令我一夜白頭,我成為我心中的那個「old man」。

自己當了爸爸後,發覺會更想念爸爸。很多時候,當我面對小兒AJ時,我和爸爸相處的童年點滴一再浮現。回憶有時候落在一個午後的颱風天,爸爸會叫我和哥哥穿上雨衣到騎樓玩水;有時又回到末期大考派成績單那天,爸爸接過滿江紅的成績表,看見能升班就嚷着要外出吃飯慶祝。爸爸幽默寬容的人生態度影響着我,讓我也有一個快樂自由的靈魂。

二〇一一年爸爸離世後,內心一直埋藏着一份傷感,午夜夢迴時都會哭得像個嬰兒似的,一發不可收拾,我才知道我有多麼想念他,再也找不回那份只有我和爸爸才會懂的情誼。直到AJ的誕生,我才恍然大悟──有位長輩曾經對我說,當父親離開自己以後,隨着時間慢慢過去,他會一點一滴的回到自己身上。的確,對着這個淘氣小傢伙,每一個責難的眼神(AJ總是好奇地想把小手伸進馬桶裏)、每一次被逗得開懷大笑,都讓我感到似曾相識。歲月漸增,我從我的歌聲裏聽見爸爸的嗓音,從我的舉止裏找到爸爸的身影,照鏡子時,會被自己酷似爸爸的輪廓嚇一跳,像一場生命的輪迴。

充滿喜感的小AJ很可愛,每次看着他,內心便有無限幸福感,為他每一個小進步感到無比驕傲;小時候和爸爸相處的每一個細節,即使未必都能記起,但透過AJ,一切卻又歷歷在目。每次和AJ牽手、擁抱和對望,我都會回到小時候和爸爸一起,感受那份最純真的愛。

接下來的每一天,肯定是充滿着驚喜的。AJ會慢慢長大,我要做好心理準備,陪着他踏上一個又一個不同的階段。時代不一樣,但愛是永恆的,或許我會從AJ身上學會很多。一個小願望:希望有一天AJ能帶着我和太太Ice一起去旅行,像當年我帶着爸爸到處尋訪夢想中的溫泉一樣。

以後歡迎大家叫我杜爸爸,就如爸爸在生時大家這樣稱呼他一樣。

 

 

杜德偉爸爸AJ父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