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晨麗:汗水血淚換掌聲


我相信大部分觀眾認識朱晨麗都是因為《香港小姐競選》,以及我在劇集中的演出。最近在《棟仁的時光》中的鋼管舞表演,希望能令大家留下印象吧!俗語有云:「台上一分鐘,台下十年功。」你們看到我在劇中跳得游刃有餘,其實是我由三歲開始學舞的成果,過程中充滿汗水、淚水與鮮血。

我從小已有表演慾,加上身體經常出現傷風感冒等小毛病,可謂孭住「藥煲」做人,媽咪才帶我去學拉丁舞及中國舞強身健體。十歲時,上海一間舞蹈學校來蘇州招生,我是考進了該所學校才首次接觸芭蕾舞,從此改變我的一生。得到獎學金來到香港演藝學院後,更令我有機會遠赴美國留學,亦很榮幸是全亞洲唯一一個獲全數獎學金到當地讀書的學員,雖然因為不擅英語而挫折連連,但在美國由零開始的生活體驗,實在難能可貴。

大家或許覺得芭蕾舞優美典雅,轉多幾圈便是了,其實學習過程有苦自己知,還記得起初的老師是中國第一代跳《白毛女》的舞者,相當有名,她不讓我們在 pointe shoes 中加墊,穿了絲襪便穿鞋練習了,由於鞋頭是硬木頭,加上小朋友的皮膚特別嫩滑,第一次站上去已經磨傷了,那時候每天朝九晚六的練習,試過練到舞鞋外面都染成鮮紅色,血已經滲到外面去了,但老師依然不准我們停下來,要求我們就算淚流滿面依然要堅持。

這種「地獄式訓練」培訓出一種堅忍不拔的性格,讓我有笑着吃苦的能力,還記得當時父母、祖父母與公公婆婆一起由蘇州來上海看我的畢業表演,由於連日來不停練習,腳趾公的趾甲已經掉了,十指痛歸心,那種痛楚可想而知,但為了表演給我最愛的家人看,我包了繃帶及吃了止痛藥便硬着頭皮上台,幸好表演最終成功。

如果小時候沒有捱過苦,長大後便更不能吃苦,尤其在娛樂圈的工時較長,通宵工作總會令人體力及精神透支,但每當我回想起學芭蕾舞時,如何用汗水及血淚換取掌聲,便覺得藝人的工作輕鬆多了。加上以前的培訓教曉我做好準備的重要性,所以現在每次拿到劇本都會在家做足功課,如果準備不足,我到拍攝現場會膽怯,不能淡定發揮,哈哈!雖然我已在職業舞者的生涯退下來,但我仍然希望香港及中國的舞者同演員都能夠衝出亞洲,與世界接軌。

朱晨麗芭蕾舞白毛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