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避春陰上馬遲


諸般麻煩事要處理,有些事,更是豬般蠢事,又不得不面對,不能躲進豬欄裏裝成一隻饑來吃飯睏來眠的豬。友人發來照片一幀,乃全宋詞第1897頁,辛棄疾其中一闋《鷓鴣天》,其下特別註明兩句:「莫避春陰上馬遲/春來未有不陰時。」並嘆息辛棄疾諸多佳作,這首鷓鴣天,在他家中所有選本皆無收錄,要動用他珍藏三十多年中學罄盡身家買回來的《全宋詞》才找得着。

果然是好詞,似我這等俗人,一見「春來未有不陰時」,對辛棄疾觀察天氣現象之敏感,大為欽敬。一向以來所謂春暖大地,春還有陰陰的?有,否則何來春雨闌珊、春寒料峭一說,但說得那麼死,未有不陰時,還真有遠見。今年開春,全年平均溫度又稍微升高,香港卻獨冷其身,自外於普世氣候大趨勢,偏冷,偏陰,且反覆無常,當你以為要轉風向了,暖風陸續有來,忽然好多個早上,卻又懷疑處身晚秋,若非避免惹來怪異目光,穿一件薄羽絨更適合,莫非天人感應,真有其事。

每個人都被迫和春天有個約會,但聽一年之計在於春,多累人,形勢多變,有幾多計劃能追得上?同樣是正能量勉勵語,「莫避春陰上馬遲」,不但容易入口,積極中有坦蕩胸懷。人生諸多工程,既然早晚要上馬,別以春色不佳為推延藉口。該死唔駛病,上了馬起步再說,死活也只在當下之感,比一年之計在於春,境界高了不止幾班。此詞上半闋尤佳,下兩句:「人情輾轉閒中看/客路崎嶇倦後知」。

逃不掉的艱難,該要走的路,等到閒下來、過去了,才回味那冷暖吧,正忙亂時,千萬要咬住那一口氣,不該想太多時就暫時麻木,當給人迷魂了,倦後回看那輾轉崎嶇,也像一幅他人傳來的截圖,沒那麼倦、沒那麼煩,過後艱困也成趣味。

如此好詞,以往看過好幾本選集也不曾發覺,是的,說什麼計劃,說什麼百年後自有公論,辛棄疾去逝多少年,這首次卻顯然沒招來輯錄淘寶人的青眼。想辛棄疾當時,也是寫了再說,做了再說,莫避春陰,之後評價,無人能料,與己無關。

見友人發來,也發願找來仔細讀讀,卻適逢書籍整理收拾中,亂成一團,那《全宋詞》自然遍尋不可得,於是開始怪自己從前貪多務得,買書飢不擇食。時勢多變,最後自然是上網找電子版,按幾下鍵盤就出來了。我那套《全宋詞》,也跟友人一樣,是少時添置的,其實中間沒多大機會好好翻閱,當時何曾想過可以有電子版點按,而不用翻閱查找?買的時候,只為在家宅裏防身,別人沒收錄的,考考自己慧眼,有沒有屬於自己的遺珠而已,也罷,當日雖不用傾盡身家,也是一舉去馬,莫避春陰上馬遲,現在雖然好像是不大用得上的身外物,也是一件那時代的裝飾紀念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