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是懶,連迷信都說不上


最近香港台灣不約而同,佛道二門鬧出騙財騙色案件,也真的不必約定,同類情況同時發生又有多巧合?只要一天迷信的人夠多,就會有人受騙。

請別誤會,我不是說信佛信道就是迷信,我「迷信」的意思是,迷迷糊糊地就信了,也不管這個宗教本來的教義,有什麼是不會做不會說,迷迷糊糊地信,信的是人,那個宗教在地上的代言人。

香港仁慈寺以宗教之名騙色案件,本來說不上是騙案,而是誘騙不成的強姦案。不過看事發始末,若不是對那仁慈寺的法師迷糊地盲目地信任,正常應可免此一劫。此法師,不,應是寺院方丈,如此又多添一件方丈的袈裟、威權外衣,戒備心又薄了一層。

這方丈藉詞同鄉要買六合彩,他穿着袈裟不便,要求受害人到寺廟幫忙,受害人到達寺廟後,被人帶進房內要求性交,對方揚言與她是前世夫妻,要行房替她驅魔治病。受害人反抗不果,事後方丈要求她別聲張。

第一疑點,聽到方丈會替人買六合彩,其實已經夠奇怪。當然,穿着袈裟吃狗肉的也不在少數,佛教傳來東土前也沒有規定吃素的;方丈不把時間用在修行渡人,卻會幫人買六合彩?大概是個太熱心多管紅塵閒事的方丈,也罷。按常識,方丈也有脫下袈裟的時候,怎麼就不能自己走一趟?

第二疑點,入了房間,一聽「是前世夫妻,要行房驅魔治病」,這方丈也太沒有新意了,這不是馳名已久的爛藉口?雖然事主當時反抗無效是被迫的,問題是事後。事後那方丈登門探病,這道門是萬萬開不得的,其時家中無人,只能是親手打開,迎接穿上袈裟的色狼進門。再然後,悲劇重演一次。再然後,隱忍不說,姊姊提起曾在方丈佛堂內遭其非禮,最後才和盤托出,才想到要報警。

台灣那宗業餘道士騙色更可怕也更可惜。一單親家庭篤信鬼神,那道士登門之後說家宅有陰氣,口頭開了invoice報價,母親嫌貴,之後有親人去世,又招來那道士。道士看上其女,說那鬼魅太強,要具慧根的女兒助他開天眼驅鬼。家人離去,道士又來陰陽雙修開天眼那套,即是稍為看過新聞都會有報道的鬼話,唸大學的女兒竟然就信了,結果弄得神經有點失常,被發現時滿口胡言鬼來抓我啦……要送到精神病院治療好一陣子。

如此愚蠢的悲劇還沒完結,女兒沒揭穿內情,對道士乏力還是半信半疑,母親見女兒如斯模模糊糊的,她自己也模模糊糊的,繼續邀請道士作法,如是女兒被性侵一個多月不知多少次。最後東窗事發,竟然是道士提議裝修房子辟邪時,偷走了一部鋼琴以及紅酒數瓶,方才醒悟這是個賊,女兒也才驚覺,開天眼都是瞎扯。

殘忍地說一句,這都是懶做功課,台灣道教昌盛,幾步一宮廟,也正因如此,道在街坊口邊,很容易就知道,道教傳聞中諸般驅鬼術,並沒有靠性行為開天眼這特異功能。即使迷信,信得夠投入,這道士連天眼都未開,道行又有幾高深?指望他,不如搬出羅蘭的劇照,或者《通靈少女》的劇集海報,說不定還能靠心理作用,驅走內心的鬼怪好過。

人會迷信有很多原因,即使是迷信,也要沉迷地專注地蒐集資料,否則不過是貪方便,免麻煩,所以信。這不叫迷信,是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