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夕:你親愛的人也願意你變成這樣嗎


把自己當成一根蠟燭,一心一世燃燒自己,照亮別人貢獻世界的人不多,如果有機會訪問這樣稀有的動物,問他們「那麼,你自己呢?」

我猜,答案會不會是這樣:「我自己?我就是為自己啊,貢獻自己就是我的志願,那些辛苦讓我快樂,那麼,你說我是自私自利還是偉大忘我呢?也許理性點謙卑點說,是我順從自己心願的同時,剛巧也惠及別人而已,反過來說,是我把自己的快樂,建築在別人的幸福上。當然,性格決定命運,是首先為自己着想,才往別人想,抑或一直為他人着想,才變成今天的我,可能已經無可稽考,我也想不清楚。」

古往今來犧牲自己成全大局的人,你強逼他撿回一命,剝奪他付出的機會,他應該也不樂意,苟且過活得很不快活。利己利他雖不是零和遊戲,但能成就雙贏局面的人畢竟只有少數。

大多數成天想着別人這樣別人那樣,看着不免惋惜,但你問這些人:「那麼,你自己呢?」頭腦清晰,很知道自己在做什麼的人,答案可能也一樣是:「我?我的家庭就是我一切,愛,就是一種責任,能把他們都照顧好,就是我自愛的回報。我要讓自己身體健康,才可以不讓家人擔心,有能力對他們好,終究也是為自己着想。」

如果再問下去:「那你自己的愛好呢?你愛好就是愛這個家,如果家人各有所好,為相處着想,你會不會也可以愛上他們所愛,說愛就愛呢?比如或,你丈夫愛看足球,你有沒有能力讓自己也真心愛上足球,陪他通宵追看賽事,把球員穿幾號球衣也如數家珍?你會說,習慣就會變喜歡,萬一勉強不來,你自己其實只愛靜靜地什麼都不做,那不會很辛苦嗎?」

他快樂所以你快樂?「那你自己的信仰、你的價值觀、你的是非觀,你的私人世界都給共產了,你的個性呢?沒有自己的人,哪怕對身邊人有豐功偉績,不是也成為別人生命的附庸嗎?如果感情生變,你就什麼都不是了。健康的關係,也可以各有所愛,互不衝突,然後活出自己,沒了自我,那不過是個坑,你把自己碾成可以塑形的泥漿,灌進去圖一個圓滿而已,如果這就是你,我只能寄予無限祝福。」

「你自己呢?」最近常常想這問題,是因為跟一位人妻幾席話,人妻一直抱怨這投訴那,旁觀者聽來雖覺得申訴成立,埋怨有理,可忽然我也如夢初醒,說來說去,她自己難道就沒有半點家庭以外的生活,能讓她透透氣的樂事?經濟未能獨立,至少個性也有自主的餘地吧。我們常常強調現代公民要人格獨立,如果連個性都給親密關係埋沒了,你親愛的人也願意你變成這樣嗎?

林夕家庭感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