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夕:人在人情在


見面三分情跟人走茶涼好像可以湊成一對,都是人在人情在,人不在,少碰面,無根的交往就一吹而散。

只是人走了,茶丟冷,關乎世態炎涼,勢利眼的表現。見面三分情,是不知不覺間無意識的人情反應,見面見面,見着一張臉,那是個活生生的人,有表情有對白,久久不露臉,漸漸只剩下模糊的五官,化成一個名字。

見面會有情,加起來就是情面。比如這個人在外面做了什麼看不過眼的事情,本來萬般不滿,遠距離破口大罵,一旦本尊在面前,大地也會先寬容三分,話到嘴邊留幾句,不好意思一來就火力全開,怕大家難下台。

人在,不但人情在,也有機會聽他的說法,怎麼會做出這等勾當,不管成不成理由,有沒有被說服,認不認同,看着那張臉,就想起這個人啊,除了有娘生,也有一羣互相認識的好朋友,有他的伴侶, 想起他做過的好事,忽然壞事也淡化為錯事一樁而已。

畢竟面對着一個有血有肉的人,即使苛責,也保留三分力度,沒人是完人,因為有對話,彼此會同化,一來一往之間,自覺沒資格當判官。

嘗試過由判官變社工的奇異經歷,就明白面對面的威力。最初聽聞好久不見的好友有外遇,無名火起得莫名,一向以為,感情事勉強不來,不愛就是不愛,對不起元配,也只有對不起,拖延下去,只有加倍傷害受害者,而且感情是兩個人之間的事,即使變了三個人,也只有他們自知,局外人站在道德高地,擲石頭也不會擲得準繩。

多麼客觀冷靜,誰想到曾經深交的好友如此,心裏好像給大錐敲打,什麼人渣,渣男都罵出來了,反應之大,連自己都吃了一驚。後來想想,大概沒見着真人很久,有外遇的話,就像新聞報道所見的陌生名字,偏偏又是曾經熟悉的人,批判起來,愈不留情愈傷感情。就像人神共憤的某些政客,你不認識他,是非黑白絕無妥協餘地,如果曾經深交過,更如多年後才發覺喉嚨吞了一條骨,吐不吐出來也一樣難受。

可是,經不起那一見面,茶熱了七分,火冷了三分,聽他細說從頭,渣男的新聞又轉化為血肉模糊的愛情悲劇,罵不夠幾句,理直而不夠氣壯,同理心大開,三個人一律同情,只因為那張臉,表情懇切,眼眶泛紅,語帶哽咽,於是會想起如果是我,又可以怎麼辦?

眼不見為淨在這裏用不着,是倒過來,眼見即能體諒那些污垢,因為對方那張臉是柔軟的,是非對錯也不再是鐵板一塊。人會偏袒、偏心,不外乎靠那張臉。

林夕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