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夕:殺人之後


別說殺妻殺子,這麼對親人下得了手,誤殺了任何陌生人,也會良心不安一輩子吧。小時候噩夢有個主題,常常在夢中不知何故拿着刀,然後不知何故好像碰到一個人,有模模糊糊的好像殺了人,便覺得此生已經完了,在夢中哭醒,不光為了要面對罪責,只覺得雙手沾了血,從此不得安寧,每夜會睡不着。

預謀殺人者,同時也等於殺了自己的心,所以很不明白他們的心態。要說道德敗壞,崩壞了也沒法,自私任性到極點,全世界只有自己的命值錢,不介意殺人,可是殺了人,在有死刑的地方,殺人是要償命的,例如在大陸。

最近滴滴司機對乘客先性侵後殺害,一連兩宗,都明知必然會伏法,在殺人那刻,就等同自殺,只為一時性趣難忍,就自尋短見,若非精神狀態有異,這些所謂兇殘的人,其實絕無分別心,對自己也一般兇殘,要了人家的命,自己也不要命了。

大陸司機撞傷途人,好多不顧而去直接碾過去的例子,據說是傷了人,賠不起,等於毀掉一生,索性由誤傷變謀殺,這兩敗俱死、視死如歸的作派,也非常人所能想像,也只能解釋,活在這個國度的人,沒安全感、欠缺互信,在森林法則裏,強調狼性,不兇悍很難生存得好,若不能吃人,被人吃了也認命了。

現在犯案,要全身而退比以前難度更高,翻觸碰過什麼做了什麼必留下痕迹,放得下擔心東窗事發的心理負擔,也躲不過刑警偵查。

例如那宗大學教授殺妻案,用一氧化碳注滿健身球,設局在車廂謀害元配,好像很有計劃,但我們看多了推理小說電影,一眼就看穿了漏洞在何處,教授級的頭腦,怎麼就沒想到呢?說句殘忍的話,既然人性泯滅,要不就做到天衣無縫,否則就不要同歸於盡。

朋友慨嘆唸那麼多書,怎麼會這樣,我說,學問與道德沒必然關係,只是有學問的人,應該會懂得問,有了第三者,要解決糾纏的關係,是殺了元配的代價大,抑或好好講清楚,把身家分一分的代價大呢?

又有些案件,殺人者好像很有心計,藏屍後賊喊捉賊,報警說有人失蹤了,以為可以誤導警方調查方向,那麼會算計,偏偏又沒算到現在監視器紀錄了人來人往,出出入入的痕迹,失蹤的人沒步出過家門,這怎麼瞞啊。所以說閉路電視這個詞,不夠天眼有警世意味,像人造的上天,看着每個人的所作所為,俗語說天網恢恢,現在可以再補一句:天眼昭昭,疏而不漏。

所有害命而伏法的案件,雖然讓人覺得人性可怖,往好處想,就是最笨的人,往往是自以為城府夠深的人,權衡輕重,倒不如簡單點,自認很笨,沒條件犯錯,就心安理得。世界若有天網,我們就是在打網球,發出去每一球愈狠,對手還過來的反彈力也愈大。

教授殺妻林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