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一樣的秦萍


  • 《十二金牌》的秦萍,由於兩把短劍,教她前所未有的凌厲。

  • 為了保護妹妹秦萍,焦姣慘死於父親井淼一掌之下。

  • 秦萍雙眼流露出小狗被主人欺負的忿忿不平,拿起茶壺要往地上摔。

秦萍在《十二金牌》(一九七〇)中使的兵器是兩把短劍,《金燕子》(一九六八)中的鄭佩佩也是。但老好粵語片中的女俠,不論古早的于素秋、任燕,時髦如雪妮和寶珠與芳芳,從來都是長劍一把行走江湖。只有在《六指琴魔》(一九六〇)中的李居安,因為雙手上了鎖鏈,脫不來乾脆當虎虎生威的神鞭用。

女明星每拍一部武俠片就要學習一種新武器,那是以前我看國語武俠片的樂趣。《十二金牌》於我是從未見過的秦萍,正是由於兩把短劍教她前所未有的凌厲。為什麼呢?如果你手上剛巧有一把刀和一把叉,不妨試着借助揮動它們來想像一下若要和人格鬥時,你和對方的生死距離是多少。四個字也許貼切:埋身肉搏。

女明星拍武俠片不可能不借助替身,而替身所以能夠李代桃僵,畫面視角與觀眾距離都有功勞。其中一種距離的營造,就是兵器與兵器的交鋒。短劍是距離最短的一種,故此鏡頭不太能總是徘徊在遠方。《十二金牌》中秦萍真人上陣的武打場面分外的多,全賴那雙短劍,造就大量手提鏡頭的畫面。

那是程剛導演──程小東先生的父親──在攝影風格上有異於同期其他導演的武俠片的原因之一。但,這又與秦萍在片中的角色是如出一轍。她叫金鎖,父親金雁堂,助紂為虐,為了登上聚賢堂堂主田寶座,襄助奸相秦檜,捕殺搶奪召岳飛回朝的十二金牌的江湖義士。不仁之父由井淼飾演,膝下女兒有兩個,長女焦姣溫柔婉順,次女秦萍剛直不阿,同樣面對野心勃勃的父親,焦姣侍之以孝,秦萍卻句句頂嘴。

例如知道背叛師門的未婚夫岳華與父親有嫌疑隙的一幕,井淼問:「你這麼喜歡他,他有什麼好?」秦萍順口溜般回答:「樣樣都好。」井:「他有點怪脾氣。」秦:「我就喜歡他的怪脾氣。」才與岳華交手回來的井淼心生一計:「他有一樣東西,讓我帶給你。」秦喜出望外:「啊?他回來了?怎麼不來看我呢?爹,他帶給我的東西呢?快給我看看。」一見是她送給他的訂情信物玉鐲子,臉上旋即風雲變色。井:「他退婚了,他早已把你忘記,另結新歡了。傻孩子,何必為這種人傷心?」秦萍由背着父親咬牙切齒,到一轉身來矢天誓日:「我才不會為這種人傷心,我見了他,絕不饒他!」

這麼口直心快的性格,之前還真沒在秦萍身上見過。

不幸的是,長姊為母的焦姣,就是為了保護妹妹慘死於父親一掌之下,誰叫秦萍幪了面去劫金牌,卻讓玉鐲子宛如證物留了在案發現場?妹妹闖禍逃逸,姊姊成了代罪羔羊。但上了一課不代表性格會改變,秦萍在《十二金牌》的角色貫徹始終,就是橫衝直撞。

中了蛇蠍毒鏢,岳華要替她治傷,因她誤會他移情別戀,寧死也不領情,被救回客棧,她就把房間弄個天翻地覆。身上穿着內衣,卻口口聲聲:「你神氣什麼,你難為不了我,你不給我衣裳,我也走得了。」真的走出房間半步碰上店小二斜着眼看她,馬上跑回房,覺得黃花閨女受了辱。眼見師兄憑在門邊好整以暇,她的雙眼,流露出小狗被主人欺負的忿忿不平,拿起茶壺又要往地上摔:「我恨透了你!就是治好了,我也不領你的情!」

小時候不知道有個詞叫不知好歹,只覺這個秦萍比之前活潑許多,「可愛」。

不一樣的秦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