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奕華:大女明星交棒小女明星


李菁與李麗華因為合作拍武俠片《盜劍》演師徒而結誼

我是成長於「邵氏出品,必屬佳片」剛從黑白轉向七彩弧形闊銀幕的年代。整個轉變的歷程,美其名是大女明星交棒小女明星的時代。

我第一部發現自己在看的電影,極有可能是李麗華主演的《黑狐狸》(一九六二)。只記得銀幕上的女主角很嚇人,因為她的情緒被放大又放大成近乎猙獰的臉譜,如果說童年是活在寓言故事的各式比喻裏,她一定不是白兔麋鹿,只會是洪水猛獸。

長大後追溯為何對李麗華心懷畏懼,本來一定要重訪《黑狐狸》,奈何電影已沒有重睹的可能,唯有從本事的字裏行間鈎沉大女明星在幼小心靈留下的陰影。

怎料一波未平,一波又起,長了一歲看李麗華演《武則天》(一九六三),又剃度又巫術,又出浴又登基。小小腦袋因一個角色的生平如此大起大落而轉不過來,更不能忘記近尾聲時,一眾冤魂圍攏上來向女皇帝索命。化了老妝的李麗華第二次使我吃不消。

《連瑣》中,李麗華和李菁演情侶,那時的李菁已是亞洲影后。

《十四女英豪》盧燕飾演佘太君,凌波演穆桂英,何琍琍演楊文廣,李菁演的楊八妹,戲分與主角難成正比。

為了平伏內心的不自在,我記住了片中飾演上官婉兒的丁寧。以今天的說法,丁是最無公害的角色,就連頂撞了那麼容易火冒三丈的武則天,李看丁還是和顏悅色。

然而,一切和李菁有何關連?

因為後來雙李結成誼親,大女明星當上了小女明星的誼母。

邵氏三大女星到半島酒店吃下午茶,成為官方宣傳刊物的封面照。

 

淵源是,二人合作了武俠片《盜劍》(一九六七)。電影上映那年,香港正處水深火熱時期,印象中它在戲院也是來去匆匆。我倒是因為李菁與李麗華的結誼,記住了片中二人的師徒關係。直至二〇〇〇年看着《臥虎藏龍》中章子怡飾演的玉嬌龍,與鄭佩佩飾演的碧眼狐狸上演一幕「青出於藍」,才猛然醒覺今生的前世,正是李菁和李麗華。

之後找出《盜劍》求證,果然李菁和章子怡都叫嬌龍,不過,章姓玉,李姓鍾。至於身為師父,則是隱忍的李麗華比苦澀的鄭佩佩凜然得多。

林奕華:被浪費了的李菁
陶傑:李菁的那個時代

李麗華在邵氏的最後兩年,已經甚少獨挑大樑,從《紅伶淚》(一九六五)到《萬古流芳》(一九六五),她和凌波是相得益彰,那時的凌波,已是「梁兄哥」,另一邊廂,從《盜劍》到《連瑣》(一九六七),她和李菁亦從師徒演變成情侶,那時的李菁,已榮封亞洲影后。

種種蘭因絮果,都給凌波、李菁,以至何琍琍,在日後的邵氏打造了「最後三強」的形勢。三人之中,唯琍琍沒有與上一代的大女明星在電影裏同框。除了在《琴劍恩仇》(一九六七)中的凌波。飾演紅姑的凌波有多「紅」?光看以「客串」排名在所有演員名單之外已可見一斑。片中的琍琍,嬰兒肥還沒褪。

二人再次攜手,已是在《十四女英豪》(一九七二)中分飾楊文廣與穆桂英。前後不過五年,琍琍在一九七二年的上半年,已有《大軍閥》、《愛奴》、《吉祥賭坊》等一一創下票房紀錄,凌波則擔演了形象各有千秋的武俠片角色。唯獨李菁,在《十四女英豪》中飾演楊八妹,鏡頭分得一定數量,戲分卻與主角難成正比。就是在官方宣傳刊物中三人到半島酒店吃下午茶,也讓人覺得凌波大氣,琍琍前衞,李菁就是接了大女明星的棒,反而少了個人特色。

但三人中唯李菁留守卲氏至一九七七年演完楚原導演的《楚留香》,凌波自由身發展於一九七六,何琍琍息影嫁人也是一九七六。

「邵氏之友」思憶故人 凌波為李菁感傷下淚

臉書友人曾問:「你喜歡李菁嗎?我以為你喜歡何琍琍。」怎麼說呢,秦萍、方盈、李菁、何琍琍,沒有一個名字不帶着歲月的悲歡,而李菁在上述四人之中,蓋棺論定,我們還欠她一個回顧展。

李菁香港電影粵語片何琍琍凌波十四女英豪李麗華楚留香武則天港產片盜劍連瑣邵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