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奕華:吸引眼球的配角


李菁在《雙鳳奇緣》單眼皮特別的單,顯得天真爛漫,第一次反串書僮和男僕李忠也有模有樣。


《西廂記》的「三炷香」尚易應付,最考驗紅娘的,「三不該」才是戲肉。


《三笑》應該是喜劇,奇怪的,秋香看上去更似強顏歡笑。

在這超級英雄遍地開花的時代,要懂得欣賞小小丫鬟的本領,除非閣下願意回到戲曲的世界,不,應該是說,封建社會,穿古裝的。

丫鬟,難道還有不穿古裝的?當然有,她們不止可以身披時裝,還能走在時尚最前線,不然《穿Prada的惡魔》怎會一紙風行,還成了賣座電影?女主角是波士,沒錯,但若沒有丫鬟的道行,She Devil又如何能解除防禦自揭底牌?

丫鬟除非沒戲—飾演人肉燈籠,不然,她隨時都有喧賓奪主的道理。因為小姐不能有的大冒險,她一拍心口就能上。小姐不敢說的真心話,她二十四小時可當代言人。Truth or Dare,丫鬟的選擇,總是一石二鳥,務求一舉兩得。丫鬟的作用,明顯就是又想明哲保身,又想打破樊籠的小姐的內窺鏡。

《西廂記》(一九六五)有一幕「三炷香」,崔鶯鶯(方盈飾)月下禱告,「一炷香,祝上蒼,保祐亡父歸天堂。路上賊寇早掃滅,平安扶柩回家鄉。二炷香,祝上蒼,保祐母親體安康,願她添福又添壽,壽比南山百年長。」堂堂相國千金,關懷了國是,祝福了父母,眼看就要吐露自身的願望,馬上吞吞吐吐,即便偌大的後花園只有她和丫鬟二人。大抵不止怕隔牆有耳,是連自己也無法承認第三炷香許的願是這麽「不知亷恥」。

書和禮都懂得比她少的丫鬟紅娘(李菁飾),受不了主子有口難言,乾脆以手勢比劃,你敢想不敢說,我是敢想又敢講。「三炷香,祝上蒼,保祐小姐早日配鸞鳳,配一個少年狀元郎。郎才女貌百年成雙。」小姐羞得頭抬不起來,她便取過第三枝香,一下插到爐裏去。月亮(水銀燈)名正言順照在她的側臉上,這是導演岳楓對一個勇於成人之美的小女孩的禮讚。

李菁演紅娘時應與角色年齡相若,但差不多年紀的女孩又不一定演得活紅娘。現在回望當年一眾卲氏金釵,方盈秦萍都在《血手印》(一九六四)與《西廂記》中的地位高李菁一等,誰說不是出於矜持,小姐木訥乃天經地義?丫鬟便不同了,說是長袖善舞有點誇張,但後花園摸黑贈金的不是小姐,私訂終身出庭應訊的也不是小姐,名為助理,實為軍師,舌要靈心要巧,當年影城幸好有李菁。

「三炷香」尚易應付,《西廂記》最考驗紅娘的,「三不該」才是戲肉。相國夫人興師問罪,雖然老虎鬚不宜拔,但丫鬟就是看穿心虛的老虎不過是紙老虎。

「一不該,翻雲覆雨錯安排,許了婚姻又把婚姻賴。可記得賊兵困圍普救寺,是誰解了大禍災?你本是相國夫人受誥命,言而無信不應該。二不該,不該把張生留在西廂內,無異近水一樓台。莫怪遊蜂把花採,窗兒原是你自己開。若是讓官府查明白,夫人你治家不嚴又不該。三不該,若問犯事之人那一位,偏又是相國千金女裙釵。一朝家醜傳出外,顏面只怕少光采。」

唱着唱着主奴的權力又掉換了,全因,誰的耳朶鼻子被誰牽着走?

紅娘之後,再演丫鬟已是《三笑》(一九六九)的秋香。十七歲與廿一歲不過四年光景,然而,瞬間洞悉別人心裏想什麼的少女,彷彿變了心事重重的少婦。《三笑》應該是喜劇,奇怪的,秋香看上去更似強顏歡笑。

於是加倍懷念天真爛漫的李菁,那是榮登影后前一年拍的《雙鳳奇緣》(一九六四)。單眼皮特別的單,酒渦與丫鬟春蘭的調皮也相得益彰。而且第一次反串書僮和男僕李忠也有模有樣。

是仍未知地厚天高?那時候,李菁演配角,你就是要把眼球放在她身上。●

吸引眼球的配角林奕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