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奕華:校園霸凌武俠片


小時候我最喜歡李菁的電影,是《冰天俠女》。

一九七一年的一部武俠片,導演是羅維。那是他在邵氏的告別作,近乎無聲無息,無臭無味。但對於還是小學生的我,從看過劇照,讀過《南國電影》,就一直期待它的上映。終於影片上畫了,祈禱許願而願望成真,父親在它映期中的星期日提出去看五點半,卻不幸,邵氏院線在九龍的龍頭戲院之一倫敦戲院很難泊車,在附近兜了一圈又一圈,父親決定打道回府。與《冰天俠女》失諸交臂,我有多失望,可想而知。

刀劍武俠片潮已在尾聲,一部「攝期」之作,為什麼會有那麼大的吸引力?

因為,片中的李菁雖也飛簷走壁,但小時候為了躲避仇家,把腳泡在寒水太久而殘廢的她,行走時需要枴杖扶持,而這雙枴杖也是一雙寶劍,寶劍出鞘,必有人命喪劍下。我就是被李菁一拐一拐也能把仇家一一殲滅吸引。但更使那個年齡的我非看《冰天俠女》不可的,是「冰」這個字。它不單止是害女主角殘廢的處境,又是她的名字李冰紅的比喻—不論是對仇人,敵人,還是愛人,她都是又硬又冷,出於被寒水冷壞了的,除了雙腳,還有一顆心。

 

90river01a

李菁在《冰天俠女》因小時候躲避仇家,把腳泡在寒水太久而殘廢,行走時需要枴杖,這雙枴杖也是一雙寶劍。

 

90river01b

焦姣在《冰天俠女》中也帶劍,只是她飾演的童明珠距離「俠」很遠。

李菁從來沒有演過不是溫暖的角色,就算在《鷹王》(一九七○)中也穿過鮮紅衣服飾演歹毒的孿生妹妹,那也只是奸,而非橫眉冷眼。其次,我也很難解釋為什麼當年「冷」和李菁加起來的化學作用於我,會形成莫名召喚。

還有一點,《冰天俠女》的第二女主角是焦姣。我一度很愛追焦姣主演的武俠片。第一部是《女俠黑蝴蝶》(一九六八),第二部是《女俠賣人頭》(一九七○),第三部是《鬼太監》(一九七一)。我也一度以為,焦姣會是羅維麾下繼鄭佩佩成功上位的武打女星,只不過很快便能感受到焦姣的專長和興趣,是文,不是武。縱然《冰天俠女》中她也帶劍,只是她飾演的童明珠距離「俠」很遠,一來是武功不高,二來,又借李菁不惜為救岳華而犧牲自己的弱點,間接害李菁在冰田中成了冰柱。

焦姣和李菁,是第一次也是最後一次同場演出。不過,她們分別是《獨臂刀》(一九六七)和《新獨臂刀》(一九七一)的女主角。李菁很少冷若冰霜,焦姣也很少飾演反派。片中有一幕她有所發揮的戲,是對岳華的大哥張沖發小姐脾氣。在這之前,張沖已好久沒有出現在邵氏的電影了,所以焦姣和輕微發福的他的這場對手戲,現在看來仍別具意義。

但這些都是在二千年後,邵氏推出了七百多部電影的光碟時我才得知的。從一九七一等到三十年後,《冰天俠女》在很多方面都不成氣候了。出奇的是,李菁的殘廢,倔強,偏執,卻比起她曾扮演的溫柔女子更壓得住場。部分原因,是劇本安排她的報仇對象田豐,也就是張沖和岳華的父親,原非真正兇手,所以當二人對疊,不管她在上風還是下風,都讓觀眾對她着緊又同情。

 

90river01c

張沖已好久沒有出現在邵氏電影,輕微發福的他飾演岳華的大哥。

90river01d

李菁把身上保暖的離火珠拋給岳華,成就自己為了愛情而頂天立地。

 

就是結局,岳華千辛萬苦和她到了冰田熱泉去泡溫泉醫腿(韓國外景),眼看她就要恢復行動的能力,卻由於及時把身上保暖的離火珠拋給岳華,她人生所走的最後幾步路,便成就自己為了愛情而頂天立地—相對焦姣的落荒而逃。

李菁在《冰天俠女》裏好看,是電影中的她表現得有種孩童的純真。現在想來,撇開報仇橋段,這其實是一部以武俠片包裝的校園霸凌電影。如果不叫《冰天俠女》,也可以叫《 Frozen》。

林奕華岳華張沖李菁焦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