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林細蓉


「小知不及大知,小年不及大年。奚以知其然也?朝菌不知晦朔,蟪蛄不知春秋,此小年也。楚之南有冥靈者,以五百歲為春,五百歲為秋;上古有大椿者,以八千歲為春,八千歲為秋,此大年也。而彭祖乃今以久特聞,眾人匹之,不亦悲乎!」《逍遙遊》好深,中學讀完半桶水應試,知標準答案而不知莊子真意。到年紀稍長,重溫又別有一番體會。然後,在如此功利掛帥,荒唐言語橫飛的香港,以無恥弱智反襯二千三百年前的智慧,又再能理解得具體一些。

以雲吞麵喻《十年》,又一次顯示智慧的娛樂大亨,應該難以明瞭上文箇中深義,宜再打個「平民化」比喻:搭飛機,你坐頭等,笑人坐經濟;你買私人飛機,笑人坐民航機;而你不知道,你買的私人飛機只是中價等級,和幾位白手興家的城中富豪不可同日而語。而你能夠買飛機又如何?如果你因為要得到以上種種而付出尊嚴,出賣面子裏子為生存營營役役,你和一個坐經濟艙的打工仔在本質上有什麼分別?甚至,打工仔的精神某程度上比你更自由自在。

未懂電影,所以亂批評;未懂美食,所以亂打比喻。雲吞麵的雲吞、竹昇麵、湯底、歷史、人文,要研究足以寫一本厚甸甸的字典。不止餵飽了一代香港人,也撐起飲食業旅遊業的一片天,有志從事香港旅遊發展者應虛心瞭解,亦不枉慳儉老父當年餐餐捱三毫子細蓉的苦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