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俊江:知識的特效藥


身邊總有些朋友喜歡討論形而上的話題,有很多會訴諸一些較神怪的說法,例如通靈等方式,去追求「精神上的進步」、「尋找真我」。最近聽聞有位年輕朋友,更嘗試透過喝「DMT」(死藤水),希望在 「Spiritual」 的世界有更深的體驗……

我並不知道這種東西具體的風險和副作用如何,但在香港是受管制藥物,也沒有什麼具體的醫學用途。閱讀外國的科學文章,DMT更類近迷幻藥的東西,而且曾經引起嚴重的副作用。當然,在使用者的語言中,有一大堆包裝其神奇作用的 Fancy words。

這位朋友大力推崇這種「體驗」,用上這麼極端的方法,他覺得能令自己「知道更多」,「思想上更加進步」,年紀比筆者小,但知道的比筆者多。在對話之中,他充滿自信,對自己和世界都有一套自己的說法,好像什麼都知道,什麼都能夠解釋。當然,很多事情他並沒有真正的體驗,一切都是建築於幻想和一、兩本他讀過的 New Age 著作之上。

我很難和這類「無所不知」的朋友溝通,因為我不能說我知識比他們多,又不能認同他們滿口不符邏輯的「真理」。曾經也有一段時間,因為工作、閱歷和性格關係,我傾向以為自己「無所不知」,對一知半解的事情,強行用自己的片面理解自圓其說,企圖說服自己、說服別人。隨着年齡增長,受到的教訓也不少,才明白到求知的路沒有捷徑,尋找真理的方法,就是承認自己不知道,然後向知道的人虛心查詢。

追求精神和知識進步的道路上,虛心才是唯一的特效藥。

知識的特效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