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俊江:風水


每年立春,識於微時好友就會在百忙中抽空到我家,指點風水。那邊放盆栽,這邊放杯水,又在某處放個音樂盒;知道那裏是「病位」避免把小朋友和毛孩的牀放在附近,知道那裏是「財位」就多在某處開動工作。從來不敢輕言信與不信,但感覺做了心安。不能忽視的是,幾年來事事順境,也不能隨便去掉了。然後家裏有了小孩,一切以策萬全,風水佈局絕對無壞。有一位如此可信的「榮譽家庭風水顧問」,看完風水一起共進晚餐,聊個不亦樂乎,固然是一樂也。

也認識一些名人風水師,據聞收費「斷呎計」,動輒以十萬元計,暗自慶幸不須破財擋災。工作關係和其中幾位吃過飯,喝過酒,大都不是含蓄的人,兩杯落肚,慷慨贈言,句句千金,自然卻之不恭。

講到「未來」的,大概都差不多,都是一些好說話,夾雜一兩句小心身體健康的事兒。準與不準或未可知,唯有放在心中,開心又擔心。也多人喜歡分析性格,撫心自問,有人說準,有人說不準,但不可能當場反駁,因為社交場合,信者言信,不服者也只有笑一笑過去。只能說有一點觀察,是有些風水師,說話也真投機,喜歡當眾人面前稱讚別人,贏了好感後,又把優點說成缺點,例如:你這人很難服侍,因為要求高;你身體易出問題,因為你太重視工作;你容易蝕底,因為你太重情義了。放諸四海皆準,應該沒有人會否認這些東西吧,就算矢口否認,也正如拉羅什福柯所言:「謝絕別人的讚美,是為了聽別人再讚美一遍」罷了。

柳俊江風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