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俊江:未來


最近跟朋友討論最多的,不是 100毛上市,不是政府派錢,甚至不是湊仔經,而是除了香港,我們可以找哪個地方做後備,各種移民的可能性。

生於斯長於斯,我對香港的情感是絕對的,雖然近幾年政治和社會的不幸,紛紛是「香港沒落」的議論,我還是認為這裏將是我和家人最後的家。直至最近幾個月,情況急轉直下,讓我感到有種非走不可的危機感。

「中國前景大好,悲觀是多餘。」朋友說。當然,由傳媒轉入商場,中國市場絕對不能不看,也知道未來幾年還是世界的經濟活動重心。不過,我看不到中國的未來。

習近平修憲為無限期連任鋪路,中國和香港幾乎一片平靜,除了北京大學元培學院副院長李沉簡公開寫了《挺直脊樑,拒做犬儒》的文章抗議以外,舉國上下一片熱烈擁護支持。對權力依附膜拜不再是既得利益者的專利,男女老幼不論貴賤都向封建復辟下跪,更是恐怖。主宰未來的,不是習近平,而是年輕一輩,當他們都瞎了眼睛,未來必定沒有希望。

另一邊廂,大家都不看好的美國,特朗普的任期一天一天過去,同時發生了舉國矚目的校園槍擊案。幾個十多歲的學生挺身而出,高聲要求槍械管制。他們每天公開演說,和議員辯論,有節有理,一張張稚嫩的面孔刻着不畏強權的精神,掀起全國波瀾壯闊的示威活動。

未來的希望不是在什麼地方,是在什麼人的手上。

柳俊江規劃生涯規劃未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