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俊江:連環撞車記


終於決定了替太太換車,是架紅色的跑車。當然,潛台詞是我有時也可以開她的新車,所以出手還是比較闊綽的。開新車當然小心翼翼,免得弄花,可是世事總在意料之外。才出車一星期,車身就被人惡意劃花,由車頭到車尾用鎖匙之類的刮了一道長長的痕。
我當下就發了很大脾氣,誰會這麼無聊?又後悔剛出車未及安裝行車紀錄攝影機。柳太在旁附和兩句後,就反過來安慰,也真是「冇仇報」,唯有以後小心一點吧。旁人一般都會以為我是火爆的大男人,柳太是溫柔的內助。事實上我們的性格往往是反過來,她才是火爆女,我是佛系男。不過,當我失控的時候,她總能反過來安慰我,別忘記這是「她的新車」,她心底也十分氣憤。
馬會宣傳說:「運氣話嚟就嚟!」實在沒錯,但不一定是好運。過了兩天,下大雨,柳太打電話來:「對不起,我把你另一架車撞了。」家裏另一架車也只有一年車齡,而且事情接二連三地發生,心裏當然不舒服。在電話的另一端,我心情卻出奇平靜:「人沒有事就好了,回家再說。」不是虛偽地「氹老婆」,而是打從心底覺得應該這樣去回應,與其責備對方,不如關心另一半的感受更好。畢竟我的也是她的,她的也是我的,她把車撞花了,也不會比我好過。
雖然家裏兩架車都要維修了,但我看見我們夫妻之間的諒解和互補一直在進步,也算賺到了。

柳俊江連環撞車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