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za,乾杯!


剛演完《父親》一劇,休息了兩天,便忙着出席港澳非物質文化遺產發展研究會在香港主辦的活動,包括在中文大學舉行的「戲曲實踐經驗與理論融合研討會」以及「戲曲名家演唱會」。這樣規模的文化活動由一個剛起步的本地藝術文化組織承辦,有心對中國戲曲非遺的研究作出探討,實屬難得,所以我必須給予支持。但因為這樣,而無法接受Liza的邀請,出席她的《汪明荃50周年世紀盛宴》慶祝入行五十年的美事。

說起我和Liza相識的緣份,也非常特別。當我仍在香港浸會讀書的時候,麗的電視監製張清先生給我機會在《四千金》電視劇中客串演出,那是我首次與她的接觸。到八十年代,我回港後,彼此真正相識,及至我出任香港話劇團藝術總監的時候,為了製作賴聲川的史詩劇《如夢之夢》,而誠邀Liza為此劇擔演女主角。賴導演不單欣喜我為他作出最佳的選角安排,還要求我與她搭檔,飾演她劇中的情人。我們的合作很愉快,而《如夢之夢》也成為話劇團輝煌的一頁。

鮮為人知的是,在排演《如》劇之時,Liza發現自己身體出了毛病,但她沒有說出來,一面進行治療,一面專業地排練,甚至到演出期間也沒哼半聲,以免影響演出。坦白說,及後知道,對她那份堅強的毅力由衷佩服。

前一陣子,Liza在紅館開了她個人從藝五十周年的演唱會,她對自己演出的要求及對表演的熱愛絕對是值得讚賞。想及自己今年同樣踏入七十之際,為慶祝香港話劇團四十周年,重返舞台演出並擔演一個難度極高的角色,即時為我帶來一股新的動力,鼓勵自己要全力裝備,盡力做到最好。我深信這種追求的精神不但可貴並需堅持!

近年,我和Liza往往因着粵劇而有更多接觸,大家都很關心香港粵劇的發展,尤其是怎樣為下一代的粵劇藝術工作者打造更好的前路。

(本欄隔期刊登)

Liza,乾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