毛俊輝:戲迷狂想


最近看了傳聞是丹尼爾.戴.路易斯(Daniel Day-Lewis)的息影之作《霓裳魅影》,在欣賞男主角路易斯一貫超水準的演繹之餘,總覺得欠缺了一些東西,但又說不出個所以然。後來發現是我個人的問題,原來身為一個電影擁躉,無論你認為自己如何開放,如何願意接受新事物、新手法,你仍然會被舊的印象所俘虜。

當我看路易斯演繹這個明顯有嚴重心理障礙的角色時,儘管編導安德信處理得很有層次、很細膩,我仍會主觀地想看得更深入。而自然地想起瑞典的電影大師英瑪褒曼(Ingmar Bergman),他將角色的內心世界用電影手法呈現出來,功夫確是一流。他的戲有時可以是很艱澀、很沉重,甚至毫無幽默感,但在描繪人物的心理狀態上,他的電影給予觀眾一種獨特的感受。

例如他的名作之一《假面》(《Persona》),他將影片中兩個女主角內在外在的「她」都能夠透徹地刻劃出來。可能因為他出身於舞台,對演員的演繹掌握得百分百的精湛準確,往往在他嚴謹的導演手法下,每一個演員的戲通過他的大特寫鏡頭,簡直是靈魂的解剖。

此外,差不多所有的戲都是他自己親自編寫,尤其是較後期的,幾乎每一齣戲都與他本身生活經驗有關,所以看他的電影更像看一個小說家,怎樣透過寫作說他自己的故事。當他最後一部劇情巨作《芬妮與亞歷山大》出現的時候,如果熟悉他之前的作品,就好像看到不同故事的總結篇,所有曾經出現過的角色都成為這部片的其中一分子,令人有一種完美的感覺。

所以《霓裳魅影》這樣的戲,我會想像在英瑪褒曼的手中又是怎樣呢?看戲其中一種樂趣就是可以加上自己的想像,天馬行空地與本身的「情感回憶」玩遊戲。不同的導演、不同的演繹手法令我着迷。至於那些我心愛的導演,例如費里尼、英瑪褒曼、黑澤明等,就是將他們生平所有作品都想辦法看一遍。

(本欄隔期刊登)

毛俊輝戲劇電影霓裳魅影戲迷狂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