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學雞


恐龍時代曾經當過三數年小學教師,分別任教於兩間小學,都位於現時統計數字中全香港最貧窮的深水埗區。學生一般來自基層,生活簡單。當時還未盛行「琴棋書畫公文數記憶訓練英文補習班」的潮流,因此孩子們多數仍是過電視撈飯的日子,個別「冇王管」的,會去遊戲機中心旁觀人家打機,因為無錢嘛!女孩則多聚集在某一個同學家裏,美其名是一起做功課,其實也是亂玩、亂講一通,是非多多。經常有女生在堂上舉手「潘生,阿邊個唔同我玩!潘生,阿邊個笑我……」

男生則通常較多有紀律問題:欠交功課或者習作似鬼畫符等,試過有學生因為字太潦草被我罰留堂,要他逐個字寫整齊為止,回家還要罰抄。雖然每天都在學生的功課、秩序和品行上折騰,而且也少不免為這幫和我一樣來自草根的孩子的前途擔心,但他們的懂事以及樸素不正是這樣的家庭環境哺育出來的嗎?

以我所知,我的學生沒多少個能進大學,但成為專業人士的卻不少,護士、大廚、警察、裝修公司老闆、財務顧問、食店東主……等,大部分已成家,有早結婚的,孩子都大學畢業了。前年,幾個學生帶父母、伴侶和兒女來我家聚會,「潘生潘生」的大呼小叫,眼前一張張略帶滄桑的臉,又變回一個個穿起校服的「小學雞」,不停吵鬧起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