潘璧雲:咪來老鼠


工作的地方樓下是街市,有老鼠出沒當然很正常;所以不少檔舖都僱養一頭貓,只消給貓一宿一餐便可以解決鼠患。鼠見下層沒戲便直往上流,大模廝樣在上層的辦公室和排練場四出覓食。雖然排練場早已禁攜食物和清水以外的飲料入內,但辦公室和演員休息室經常人頭湧湧,沒遺下什麼零食碎屑和殘羹才怪,加上這裏容不下鼠的天敵,假天花上的秘道又四通八達,簡直可以讓鼠安居樂業!所以我經常有事沒事也向上望,就是怕鼠突然從天而降給我頒個頭獎!

我雖然一身貓味、自封為貓人,卻最怕鼠輩!小時候試過在牀上聽到牀底下有「沙沙」聲響,猜度是老鼠入了屋,嚇得用被子緊緊包裹自己,連牀也不敢下。到天亮才發現怪聲其實是電風扇吹動了一個牀下的膠袋所致。

前陣子趕出版的事,辦公桌上屍橫遍野,隨手把一排味道不怎樣的85%黑朱古力擱櫃頂,怎料第二天回來,卻發現這排連我都嫌苦、吃不下去的黑朱古力竟然被老鼠咬個稀爛。往後唯有加倍小心,什麼花茶、餅乾都塞進櫃裏去,不過厄運總是接二連三的!不知鼠是懂得開關櫃桶還是練成了縮骨功,牠竟成功爬了入去!除了一包即食飯的調味粉報銷外,有幾包檸檬薑茶包也被咬碎散滿櫃內。好鼠!真懂養生!黑朱古力和檸檬薑茶,鼠爺你肯定比我長命!

潘璧雲咪來老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