潘璧雲:搞大佢


曾經以生育為題寫過一齣喜劇,劇中幾對夫婦求後心切,想用非常手法達到目的,因此惹出不少笑話,其實我着意探討的是伴侶之間的關係。前幾天看了英國國家劇院的舞台錄像作品 《耶爾瑪》, 女主角耶爾瑪是一個成功的時尚雜誌編輯,她和男朋友剛踏入人生的新階段,購置了一所房子,並在事業上漸有所成。本來他們都是優游一族,一直不打算建立家庭,但耶爾瑪有感自己年齡漸長,她變得渴望有自己的孩子。可是,月復月、年復年的等待和嘗試,眼見周遭的朋友和妹妹都懷孕了,耶爾瑪卻仍未如願。她抱怨丈夫經常出外公幹錯失受孕良機,而丈夫對妻子的極端執迷亦大惑不解,二人關係僵持不下。

最後耶爾瑪精神崩潰丟了工作,她更因為不停接受花費高昂的人工受孕而負債纍纍,瀕臨瘋狂的她甚至不惜哀求其他男子讓她受孕。丈夫無奈離她而去,末了一語道破耶爾瑪真正執迷要的,其實不是一個小孩,而是她不甘心花盡心力、堅持了多年的計劃竟會告失敗收場。

此劇的背景原本設在百年前的西班牙,想不到導演把故事移植到現代的英國也相當適合及精采。偏執成狂,古往今來人類都不斷重演這台戲,哪管是多富有多聰明的人,也有擔演主角的可能。「放下」二字,說出來容易,卻是窮一輩子也上不完的課。

搞大佢、潘璧雲搞大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