潘璧雲:我愛威廉絲


作為舶來品,話劇在華發展的初期,有關劇場運作、表演理論和訓練,以及經典作品等,都得向西方借鏡。我從前看的專書中,絕大部分也是經翻譯過來的。初當演員時,我最愛把心儀的西方經典劇本一看再看,把發夢都想着要演的角色的台詞背完又背。現在愈來愈多好劇本面世,也許新一代女演員渴望演的角色有更多選擇;但那時候,俄國作家契訶夫名作《海鷗》女主角妮娜這個角色,是不少年輕女演員夢寐以求的角色之一。另外,美國二十世紀其中一位最出色的劇作家田納西.威廉絲筆下的多個角色,更是演員可遇不可求的機緣。
威廉絲先生的每一齣戲中,幾乎都可見他家族中人(包括他自己)的影子,尤其是和他最親密的姊姊;小姐在青少年時期就患上精神病,往後一生被此病折磨甚苦,為弟的卻從未放棄照顧她的責任。而大師筆下的人物皆非常獨特,心理狀態和其作為,都非得要演員深刻發掘人物動機,明白她/他的底蘊才能準確揣摩,實在不易演繹。
我很幸運,曾先後兩次飾演先生兩齣名著的女主角,其中在《請你愛我一小時》The Eccentricities of a Nightingale中,還是和外子一起演出的。戲中我飾演一位暗戀他多年的古怪女子,那回尋索實踐的經驗可堪回味。知道外子年底將要演先生另一名作《玻璃動物園》,我熱切期待!

潘璧雲我愛威廉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