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丹:北大風骨猶存


在一片萬馬齊喑之中,猶如看到一絲火光一般,我在網絡上讀到了我的母校,北京大學的元培學院副院長李沉簡教授的公開信《挺直脊樑,拒做犬儒》。我一遍遍默誦信中那些擲地有聲的話語:「在北大,蔡元培,馬寅初,胡適,林昭……承載着北大人的傲骨,公民的尊嚴。我們即使做不到振臂一呼,以筆為旗與懦弱卑微做不妥協的抗爭,也至少做到不出賣人的起碼尊嚴和思想獨立」,心中一股熱流在不停流動。

多少年了,我終於又看到了我青春成長時期的北大的風骨;多少年了,北大的精神依然還有人用這樣的姿態傳承。作為一個北大人,看着母校能有人如此勇敢地站出來對抗黑暗,我的驕傲和感動無以言表。這才是三十年前我報考北大的原因,因為在這座百年歷史的名校中,總是會有這樣的人不斷地捍衞母校的名譽。正如公開信中所說,「在漫長的歷史中,總有火種還頑強地燃燒」。

北大風骨猶存,民族就還有希望。

王丹北京大學李沉簡挺直脊樑,拒做犬儒北大風骨猶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