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丹:西方人的善良幻想


最近重讀原美國國務卿基辛格的經典著作《大外交》,有機會再次回顧世界大戰的歷史,不能不有些感慨。
書中提到的一段往事,發人深省。基辛格在分析美蘇關係的時候提到:美國總統羅斯福對人性善良的看重,掩蓋了分析觀察。他把斯大林視為叔叔伯伯輩的朋友,而不是極權主義的獨裁者。其實不僅是羅斯福總統。一九四三年五月,斯大林解散了共產國際,美國參議院外交委員會的重要成員,德州選出的湯姆.康納利參議員(Tom Connally)讚揚斯大林此一舉動轉向西方價值的基礎。美國資方的大堡壘《財星雜誌》也用同樣的口吻讚揚有加。對此,基辛格深刻地分析說:美國人此後種種推論都拋不掉的心態是:克里姆林宮的現代老闆本質上是愛好和平的溫和派,需要援手以克服那些頑固的同僚,這種情結到了後共產主義時期還存在,首先是戈爾巴喬夫,接着又是葉利欽。

王丹西方人的善良幻想基辛格斯大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