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丹:終於,劉霞出來了


一早醒來,看到劉霞終於可以離開中國的消息,有點喜出望外。前一天我還在跟香港的記者朋友說「審慎樂觀」。

這是一個盼望很久了的事情。終於,劉霞可以在自由的環境裏,一點點撫平內心的傷痛了。這是喜事,其實也伴隨着一點悲傷。其實,我更希望是曉波陪着劉霞一起出來。

我當然不會認為這代表中國人權的改善。在曉波去世一周年前夕讓劉霞出國,明顯是為了緩解一周年這個特殊時刻會帶給中共的衝擊。更何況,這樣的自由,是曉波的去世和對劉霞長期的無理關押換來的,這個代價,未免過於沉重。更何況,還有很多人仍然在監獄中,甚至失蹤中,例如王全璋律師。

我不會很快飛去德國看望她,雖然我很想。我希望外界給她一個安靜的環境調整身心,不要過於打擾她,讓她可以好好休息。我也呼籲媒體朋友,不要給她太大壓力。

等到確認她已經恢復精神以後,我會想要去德國看她。我期待那一天的早日到來。

 

王丹終於,劉霞出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