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丹:做什麼樣的知識分子


意大利思想家葛蘭西在《獄中札記》中對知識分子有一個經典的兩分法,就是「有機知識分子」和傳統知識分子。
在他看來,社會集團有機地製造出一個或多個知識分子階層,這樣的知識分子自己把自己視為工具,到處尋找可以利用自己的集團和君主,這樣的知識分子就是有機知識分子。他們固然是勤勤懇懇地工作,甚至也廉潔自守,但是,他們是統治階級得以統治穩固的基礎。
另一類就是比較傳統意義上的知識分子。這些知識分子認為自己是獨立的個體,不屬於任何的民眾,集團,政黨和個人,不需要依靠外來的力量支撐自己的社會生存狀態,他們必須發出獨立的批判的聲音。
葛蘭西說,所有的人都可以說是知識分子,但是並非所有的人在社會中都具有知識分子的職能。這句話值得我們深思。僅僅有知識,其實知識一種「有機」的身份,是否做一個知識分子才是作為人主動的部分。在我看來,這最終還是一個選擇的問題,那就是:你要做一個什麼樣的知識分子?

王丹做什麼樣的知識分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