甘國亮:否終而泰


甘生:

最近我在一位朋友身上學到一句可以化憤怒為開心的說話,就是「幾好笑啊」,我這位朋友每次講以前昨天或剛剛所有好的不好的事,前面都會加這句「幾好笑啊」,例一,前幾日幾好笑啊,有幾位大學生對老師爆粗啝,真係幾好笑啊,而家有部分大學生真係……。例二,而家日日都幾好笑啊,每次睇新聞都可以睇到啲議員為反對而反對啝……。哈哈哈,其實大家都可以「幾好笑啊」。共勉之。

姜大衞

Dear John Gor,

動筆前五秒,收到好友電影工作者林明杰微信,他看了上周我們在此的對話,回了我一句,「姜大衞是港式經典」。在此我真的沒什麼再補充的必要。

外星人向下遙望,鳥瞰全球,上天仍然節制地撒下各類已成慣性的天災橫禍空污,雪上酌量加霜,無非是衝擊人類的神經網絡引擎,零下氣溫下內含溫馨提示,自毀逆襲整個社會,勸喻大家好自為之。否則,大地主繞境到火星巡視他的地皮,歌手莎娜白拉曼在太空的連線演唱會,就算人在彼岸,一剎那就與地球天各一方,重返原居地變成絕唱。

天真是可以作為調劑食糧,整個世紀以來,無數科學家,文豪和導演,對預告未來的作品,都沒有果真洞悉天機的情節和畫面,在大眾經歷過現兜兜的生活中,從未出現過兌現的呼應。最大整蠱莫如地球人同心合力將瑪雅人曆法,阿法特克創世說,易經六十四卦,推背圖乾坤再造,尼比魯碰撞,撮合成為復仇者聯盟一般,隆重公布了二〇一二年十二月二十一日下午三點十四分三十五秒是為舉世滅亡鐵價不二的日子,我當年曾也湊個高興,婉拒滯留在東京出席福山雅治的演唱會,情願在世界末日之前趕回香港,與心繫的人踏足在同一城市。狼來了的預言,令人更拚死無大害,搏命吃河豚,男的當買大開細,女的當戀錯薄倖郎,往者已矣,一筆勾銷。John Gor,其實我們訕笑一切的愚昧,都是奢望否極泰來的一天,哪怕只是迴光返照。

第七十五屆美國的金球獎,例行的格局,在羅省比華利山的希爾頓用晚宴形式頒獎,最貼近舞台的十張八張圓桌,都被各大熱門的單位認購分佔,無論是否一時俊彥,每個人都運用嫻熟以至生硬的演技,看似落落大方的平常心,卻在電視直播失驚無神下的特寫,洩露了他們有備而來的神態。我從來都不關懷這種行業中人每年的輸贏是否實至名歸,始終難逃是產品財團的角力遊戲,任何人的運勢和際遇,稱之為絮果蘭因比較浪漫優美。但眼看豪門夜宴被一Q清袋的梅麗史翠普、湯漢斯、丹尼地路易斯、列尼史葛、史提芬史匹堡,甚至風發的基斯杜化勞倫,通統被知會連夜遷離豪華私邸,登上全長十二米的房車直通邊界。那些各有懷抱的笑口吟吟,令我不等待下載的手指,付費去看了《The Post》(《華盛頓郵報》)這部電影,一九七一年美國三十餘年裏四屆總統掩蓋事件被洩密,郵報主編與女上司發行人,消除彼此差異,揭發幾經被綁架的真相。史翠普與湯的演繹,已不需被評核,餘生只跟自己的往績較量。本世紀的影評,海外的都酸溜溜的揶揄是荷李活宣揚美國的價值觀,不管人家把跨不過去的醜史來鞭屍,也是跟今天同病相憐的國家的對照記。但我仍未見到有一篇是反問,漫長的越戰年代,有本事也將自己的國家細說從頭,相提並論。

歲晚流流,我倆還是總想互勉,有生之年,凡事都有怒不過奪,喜不過予的日子。老人成嫩仔。

否終而泰甘國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