甘國亮:失去了的無助、懦弱和恐懼


敬愛的 Mr Kam:

你是看着我長大的,今天這個女孩已是兩歲半的Sofia祈淑菲的媽媽,而這個媽媽,因為承傳了母親永不嫌過早給下一代教育正確的價值觀,於是我毫不懷疑的奉行不息。

最近超乎我想像的欣喜,莫如我從圖書館把Malala Yousafzai馬拉拉去年底出版的著作《魔法鉛筆Magic Pencil》借回家,讓小女兒逐漸明白,每個人都心想有一枝屬於自己的魔法鉛筆,但這個世界有更多重要的事情需要解決,找到了自己的心聲,透過自己的行動,每一枝鉛筆都有這種積極的力量去改變世界。一如既往,母女二人自動自覺配合空檔,務求在還書前的期限,摟着對方,細味這本對象是四歲到八歲的圖畫書,Sofia閱讀時有她一套態度,從不好奇著作人的來龍去脈,因為她信任我每次帶回來的一事一物,都用和她共通的語言,一理通百理明。我亦不必引述馬拉拉有多麼年輕,成就非凡,每日都用淺白的正能量信息,影響着這個世界,但小女兒卻一眼看到封面上馬拉拉和母親一起翻閱這幀照片。裏面每一段法國畫家duo Kerascoet配合的插圖,淑菲的提問,都比我負責闡釋的文字內容,來得更快,相輔相成,這種溝通上的情趣和意義,令我翌日起來,那些畫面,還在眼前,沒有離開。射殺馬拉拉的那顆子彈,沒有阻礙她的康復,康復得更快,勇者無懼。對我何嘗不是一重重的啟示。

梁詠琪

親愛的 GiGi:

我這老頭兒真汗顏,當你母女二人雙劍合璧其利斷金那一刻,我在雜嘜書坊搜書,真箇書到用時方恨少,向少年店員查詢段成式撰寫的《酉陽雜俎》的續篇《支諾皋》,他失蹤了一分鐘,回來遞給我的不是一本書而是一張再用紙,叫我寫上剛才用嘴巴說過的書名,我不值得在這種地方生氣,把「葉限」這兩隻字讓他放上電腦作關鍵辭搜索,這下子他迅雷不及我要掩耳的來一句:「葉問的小說有《大道無情》」,我焉能不得不承認今天的運氣經已用完。

馬拉拉連吃三粒子彈也能夠逃過大限是上天的編劇偶有佳作,兩年間先成為聯合國和平大使,繼而又得到諾貝爾和平獎,經已足夠令塔利班上下都氣得典牀典蓆。有朝馬拉拉位登最高領導人,誓不兩立的對頭人,自刎前要先唱《山伯臨終》的KARAOKE。荒謬的人和事,霸權無賴,總不能為他們花時間去交出理據,像那些流行情歌要活得比他好的層次,更能事半功倍。淑菲世姪孫快高長大,切勿向她陳述「甘安靠」這些匪夷所思的悖論。

仙履奇緣抑或格林童話的灰姑娘,大大小小都有五百多個版本,強國崛起後,世人乘勢追究唐代的筆記小說始為鼻祖,雷同得緊要,坎坷的葉限,受繼母百般苛待得天降神人指點,改變命運,試穿失落的金鞋,與陀汗國君共連理。手法淒酸,結尾沒有載歌載舞,警世為主。印證之下,確是南國佳麗比碧眼金髮的仙度里拉早生八百年的真命公主,放諸今日的價值觀,西方社會確有教人等運到,有神仙貴人扶持,自有華衣美服座駕車,男神王子窮追不捨,玻璃鞋只不過是魚餌用來釣金龜,絕對是現世在馬路、商場、食肆,二話不說就嚎哭尖叫典地有病的公主的童話寫照。

我們的小淑菲想略知一二,耐心等待,到鑽研華文的階段,甘伯伯自會贈她《葉限》最原始的版本,因為是文言文體,難能可貴。

無助懦弱恐懼失去了的無助、懦弱和恐懼甘國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