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米雪】甘國亮:一歲一枯榮


Dear Kam,

這星期我翻箱倒槓,竟然找不到任何在 1972 年在訓練班的照片,那些與同學們不知天高地厚的歡樂時光,每一個畫面,想起來確是說不出的可貴。上周我與甘同學的合照,原來是絕無僅有,四十多年來竟然沒有合照過……承你所言,遇上好些不同際遇的舊同學舊同事,安享晚年又有,仍辛勤付出的又有,少時不相往還到今時放下嫌隙的更加難能可貴,互助互勉。

米雪

Dear Michelle,

畢業那一年,奧斯卡的得獎影片是《教父》,歷久常新到今天。馬龍白蘭度不肯到會領影帝獎,卻派紅番女代表上台宣讀人權。

四十五年前我們剛躋身第一屆影視訓練班的新丁,仰望兩岸三地的影展,華人電影及其工作者若要封功晉級,還得要追贈戰後 50 年代日本大映董事長永田雅一,連同七國的首席製片人成立的《東南亞電影節》,三年後易名《亞洲影展》,開始有競賽環節,日韓演員較受褒揚。港人關注的獎項,分庭抗禮的兩大公司電懋和邵氏,先後在以《四千金》(1957)及《後門》(1960)兩部劇情片獲最佳電影,演員以林黛創下數年間獲得四屆最佳女主角的紀錄,尤敏亦連任兩屆,前者於 1964 年離世,後者於 1962 年台灣舉辦的金馬獎成為首屆金馬影后,兩年後息影。

【回米雪】甘國亮:上智與下愚不移

特別兩位在邵氏的師姐,給我們見證了何謂時來風送,凌波不鳴則矣,勢如破竹,亞展金馬的獎座如囊中物,她十年寒窗一夜翻身始中功名,但看着少說也有十八廿二個年華只有十五十六歲的少女,在影城集訓如困獸鬥,那些年容不下馬拉松選手,潛質四射膽正命平的短跑可人兒,冠亞季呼之欲出,誰料電影就是反映人生,看官都酷愛拍案驚奇的高潮,65 年在衝線的鏡頭,兩年來不眠不休苦練十項全能的李幗英,見人過人,憑第一部每格膠片都是女主角的《魚美人》,是為第一位最年輕的亞洲影后,華人宣傳任何獲獎人士,喜用「勇奪」二字來形容,情景適用於最佳武指的身上,十分好笑,唯獨對這位巾幗小英雄,「勇」不可擋,先聲「奪」人的李菁,也很恰當。

重女輕男之紀元,亞洲影展也趕及在 67 年把影帝頒給改編白先勇原著《寂寞的十七歲》的柯俊雄。多得陽剛片的崛起,型格獨特的姜大衞,率先示範動手動腳也可有演技,70 年憑《報仇》也成為新時代年輕的亞洲影帝。

永不太遲的追封,大任落在金馬獎身上,德高望重的一代女皇李麗華,入行三十年引頸到半百,才得到兩屆最佳女主角的追贈。盧燕在美國拚搏的年代頗有成績,也要回流兩岸土地,總算是也獲得三屆金馬的認同。

其實還未有香港電影金像獎在 1982 年成立之前或之後,香港本土製作這塊藝壇的工作者,還得要銘感有台灣金馬獎有容身之所和插翅的空間,看那金馬五十周年影帝影后的大合照,過半以上都是港胞。如此香火鼎盛電光幻影的華爾街,近年更成為大陸電影業者量度聲望層次的科舉廟堂,鮮有黯然離場。倘有朝修葺重建大殿的雄圖,其他兩地理應踴躍捐輸知恩膜拜。

你近日不是為即將上演的舞台劇排戲嗎?讓我來探班,乘機又拍些新合照,我的姪孫說剛有新的美圖應用程式,效果可年輕三四十年,那可冒充當年的照片了,但是,我變了大學生,你豈不是變了唸幼稚園的小孩?

甘國亮一歲一枯榮影后影帝李菁米雪訓練班邵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