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米雪】甘國亮:舊塔新題


Dear Kam,

兩個星期以來,坐在機艙,跳上麵包車,仍是營役,數十年沒有疲累和厭棄,一味進取而不作回望,是配合自己仍未退化的腦袋和身體。甘同學,謝你借出這所房子讓我獨佔度過週末,我是會有靜下來的一刻,舒緩的不是空白畫面,有我愛的人,有愛我的人,有我苦心追求不能離棄的舞台事業……

【回米雪】甘國亮:一歲一枯榮

打從 1983 年與羅文、汪阿姐合演古裝歌舞劇《白蛇傳》,開始有機會踏上舞台,從此就愛上舞台,因當時去看舞台劇的文化沒有這麼流行,所以要加入一些觀眾熟悉的電視演員,賣座力就強多了!我感覺到當時的專業舞台劇演員,與舞蹈演員,就算你有多努力,多辛苦,多專業也得不到叫座率,因當時還未普及!要加入一些有號召力的演員演出,觀眾才多了,場數也增多了!當時,我好像有這使命,為他們打氣,要把舞台劇普及,推廣!要讓更多的人來看舞台劇,演唱會,舞蹈演出等等,所以,90 年再與鄭少秋演古裝《美人如玉劍如虹》唱做唸打,更盛極一時!

雖然這只是個人的傻想法,有機會就去推動,在九五年左右我親自邀請電視台的好朋友李子雄、廖啟智等,再與一班專業舞台演員,參與喜劇《風流醫生俏護士》、古裝《虎度門》、《我和春天有個約會》,在那一年中我共演了一百埸,這是我最興奮的!那時的觀眾愈來愈多,愈來愈接受舞台劇!當中還客串與香港舞蹈團,與專業的舞蹈員起舞演出《梁祝》,雖是幾場跑龍套的舞蹈,但已經過足癮了!

【回米雪】甘國亮:上智與下愚不移

《梁祝》2003 年還去了上海大劇院演出,想起好彩有參與,無憾!我就多放時間拍電視劇!但我對推廣舞台這團火還濃,一三年更參與李居明師父的粵劇《湘如追夢》及《花海紅樓》演出,能與一班粵劇前輩同台,從來沒想過,我在三個月用盡所有力氣時間去學,不要失禮台上的前輩!這真的給我人生寫下美好的一頁!

這幾年都忙東跑西跑拍劇,鳥倦知還,與焦媛演出改編瑪莎諾曼原著的《Night,mother》美國名著舞台劇《晚安媽媽》,這個得過普立茲的作品我愛死它!活着,真的很不是一個人的事情,去年在中國、新加坡巡迴演出,各地觀眾有不同的接收角度,讓我有不同的體會,倍加興奮。今年四月底,因《溏心風暴》我們一班好朋友一起演舞台劇《秘密》,期待着有新的火花!

在這我要謝謝甘同學給我機會可以把多年舞台的成績與大家分享,除了拍戲,我也愛舞台!希望一班為舞台付出的台前幕後工作者,繼續在舞台發光發亮!舞台愛你們!

Dear Michelle,

存活在這塊二千七百平方公里的地方,寸土尺金,我們仕途跟小島特性相輔相成,自命嘗過客串做世界之窗的滋味。首本戲家春秋附體,籠罩一個世紀,台上台下都擅長把希臘悲劇移植擱上背脊。求立足之地,只能好高騖遠,儲備隔宿糧,方能一饗心頭好,萬不容生無可戀。

我們處子座都是理性與感性並重的會計人材。

甘國亮米雪白蛇傳羅文汪明荃舞台劇古裝梁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