甘國亮:Rainy Days & Mondays


 

先回到廿八歲的曾江(曾貫一,Kenneth)由親妺林翠(曾綺貞,1936-1995)再三鼓勵才重踏電影圈,由畢生導演過七十部電影的大導演秦劍(陳健,1926-1969),兼是 Kenneth 的妹夫,取材自亞洲冒起的「沈常福馬戲團」,斥資成為電懋的衞星公司「國藝」,開拍盡視聽之娛荷李活格局的《大馬戲團》,曾江出演省鏡的空中飛人,先有團內的小妺藍娣(張萊娣,1941-1991)暗戀,銀幕下亦假公濟私,復有影迷的甜心,大紅大紫的玉女林鳳(馮淑儀,1939-1976),因導演的面子首肯前來客串,華衣美服的千金小姐,每場都高舉新發明的八米厘攝影機來崇拜英姿。之後英雄斷足自有悲歡離合,綺麗纏綿。

(Kam)那是 Jeanette 跟你妹夫合力創業的大製作,為何女主角馬戲班班主,很突破的角色,她不親身上陣?

(Ken)我們同期籌備兩部分身不暇的大片,那部是場面壯觀的《花木蘭》,她演有男兒氣概的性格最適合。而這部就由電懋的兄弟姊妹插翅,李湄和張揚搭檔。

(Kam)早前雷震不在,我託三藩市的好友通知張揚一聲,說明用他在地產界的原名 Percy Chiu,但得到的說法都認為他立意不問世事了。

(Ken)但亦只有李湄膽敢拿馴獸鞭子,闖入獅子籠內向它們挑釁,不過有個鏡頭是觀眾看不到的,拍完後她逃離現場,大家都佩服不已。但助導和服裝都發覺籠內地上的乾草和她的褲子,都濕透了。

甘國亮:輾轉相隨

(Kam)你和作為副導的龍剛(1934-2014)都是秦劍帶挈的師弟徒兒,遇有楚原,我們慣稱寶堅哥,大家都是同年紀的難兄難弟。

(Ken)我火爆臭脾氣,Patrick 老在嘀咕我在那片中演不到某些環節,有一天我追着他動手,問他怎麼樣才滿意。

(Kam)真浪費了你不去演《夢斷城西》的 White jets 黨員。他們兩位我都十分敬重,導演是否需要多產,是因為要提升在市場上的議價能力,擁有空間才容許言志。龍剛親自向我說過,每個地方的文化,不用妄想融和其中的差異,當年稍有新一輩的影話文字作者對他驚為天人,就愈增加另一批人跑出來踐踏。有本事多拿幾個虛榮的獎,就可以把現代人的價值觀扯平。

(Ken)楚原更加貼地,最近他上台公開的一段話,引起兩批人對立的反應。我覺得大部分人都不願意弄清楚他每句說話的本義。

(Kam)我年輕時在電視台,我們的前輩二叔張活游經常勸喻眾後生,「人無千日好,早時不計算,過後一場空。」十年前其實寶堅哥已在台上,承傳他父親的精神,言辭簡賅,都是鼓勵行業中人,「少壯不努力,老大徒傷悲。」大家可有感受到再輪到這一刻他的心境,倘是想博取看官的同情和追贈,就不會站在那裏等候判詞。楚原是拿着賭場送贈的泥碼來赴會。

(Ken)Talking to myself I feeling old……我六十歲的時候,我從沒有想過終老的,但到了今天,我跟他一樣,一切都付笑談中。

甘國亮:霎時禍褔

1964 年是華人電影業,在黃金年代,上天予以重創,改寫了歷史。

甘國亮香港電影港產片邵氏林翠曾江花木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