甘國亮:相逢不負


90kam01b

 

(翁子光)親愛的甘先生,不知道您還記不記得,我第一次真正認識您的時候,是在 Juno 麥浚龍的工作室,您在為他寫一個由他主演有關「背叛」的電影,當我第一次見到您,我主動握手,說「你是我的偶像」,您的回答是「咁都得?」,我記憶猶新,因為是真的第一次跟「偶像」見面,而且您的回答是如此「過癮醒神」。

(甘國亮)我對人人都很友善,好像很誠懇,但我喜歡去接近的人,少之又少。對自食其力的小童到老叟,我有無限好感,近年新相識的,怕且只有你。2015 年《踏血尋梅》,幸運之神阿蘭朵未徵求你同意就依附在你背脊,順天行事的你,完成了這個新片種。很多新舊導演,情願失去拍這種焉知非禍的機會。繼而在熱血開打公開賽,大滿貫的異象,令人拍案驚奇又有,張口食風又有,依此類推。你還把氣數先行過給每位同僚,永不落空,酒過三巡你才在柏林華語電影節拿個最佳導演,作為送客的主人家,總算有個交代。以上不是回顧重溫的片段,是曾幾何時令我為你擔憂的開始。

(翁)怕我無所適從,還是頓成箭靶?我心裏可一直沒有成立我那個階段的際遇。

(甘)話之佢哋。當是阿嫲為你祈福得米,不可以嗎?我是怕你往後闖入好些勢力範圍,進退兩難,蹉跎了歲月而已。之之助助又三年,眼見你更硬淨,就用拉鏈封嘴。

(翁)一直沒坐下來跟您做一次《我問人﹕人問我》的專欄,我覺得自己不夠班,我自覺在您跟前永遠是「𡃁仔」影迷……

(甘)我沒有被譏為「不許人間見白頭」的行列,已經偷笑。一直是想跟你做個絮絮不休的回合,起碼像 Alec Baldwin 的 WNYC Podcast發聲平台,那才見真章。

(翁)多年來每期美國《INTERVIEW》雜誌,是兩個同界別的人的對話,他們每期都出現料想不到的配搭。終於無可避免的市場趨勢,捱不過半個世紀也要冚旗。

(甘)很多人看到這消息,都不約而同說,很久已沒有買這本雜誌,嫌對方人老珠黃,情已逝的語氣。此刻我還記得 Christine Stewart 對 Juliette Binoche,James Franco 對 Jared Leto,Rooney Mara 對 Steven Soderbergh……我鍾意文字紀錄雙方那些越洋電話內容,我們讀者就扮演《Das Leben der Anderen》的竊聽者。都很堆砌生硬,各有各講,但戲假情真,就是有逗人的天聰。

(翁)讓我落單,《梁朝偉對尤伯連納》,我會急不及待,一看再看。

(甘)Yul Brynner 第一句就必定是勸Tony戒煙,他(1920-1985)肺癌也逝世三十三年了,臨終前還拍條勸喻煙民的告誡宣傳片,全球都在影院電視熱播。雙方怎樣可對到話?漢武帝夢會衞夫人嗎?

(翁)唔……也要投緣……梁先生很喜歡閱讀,不丹的 Dzongsr Khyentse Rinpoch 宗薩仁波切,他盡覽其書籍和電影作品……

(甘)近日也公布了Tony會演出長壽的美國小說家 Lawrence Block 為他改編自舊作的電影了,與心儀和相惜的人共事,連宣諸於口也可省卻。

(翁)我想到一個人是跟梁先生的感覺,非常接近的……

(甘)給我三十秒猜猜……是外國人……男演員……比 Tony 年長?

(翁)全中,但有成千上萬的名字是這樣。

(甘)我猜東西是很厲害的,但我覺得是因為我們的電台是同一個頻譜,你看,是否我在手機找出來的這一位?

 

90kam01a

甘國亮翁子光踏血尋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