甘國亮:湖上一樽酒


91kam01a

 

(甘國亮)物以類聚,尤其是演員,每次都毫無保留的將自己暴露在全世界觀眾的眼前,無論他有無隱藏真我,都是難逃法眼,很多銀幕鴛侶結緣,都是單方默默閱讀內心猴中的耙標,暗地仰慕,直到遇上良機,垂釣對方,例子不勝枚舉。

(翁子光)Daniel Day-Lewis丹尼地路易斯,我的確覺得他與梁先生Tony相遇在一起,已經是耐人尋味的畫面。

(甘)本來我覺得你也會選上跟他對話的是Philip Seymour Hoffman 菲臘西摩荷夫曼,或者Joaquin Phoenix華昆芬歷斯,這三位都是導演Paul Thomas Anderson愛用的演員,都是「唔同人咁品」。

(翁)DDL是土產倫敦人,行為摩登乖僻,也是謙謙君子,這方面跟梁先生交際應該不致話不投機。

(甘)你估計誰先主動打開話匣?

(翁)兩位都是慢熱的人,單是那些沒有對白的情景……

(甘)那可是不能讓字字見骨的第三者去杜撰的。

(翁)他們都是大隱隱於市,談宗教,談文學,一定會帶出自己的看法。

(甘)他們在工作裏外都有淡然處之的作風,Tony道出陶淵明隱身在時政的喧囂,阿「單離地」的父親也是桂冠詩人呀,也可攤開Sir Winston Churchill邱吉爾的語錄來反駁一下「隱於市隱於朝」。

(翁)那就精采了。還有摸着酒杯底就有本事談上一天,醉臥沙場。我們自然想聽到二人交換表演上的看法,切實得來,勢必句句高處未算高。

(甘)「單離地」跟好些高檔次的演員不相同的地方是,他從不內斂,認為只是一門伎倆,他從一九八八年演完《生命中難以承受的輕》一樣可以退出演員行列,當時未想過要去當鞋匠,他也從未借意盤點累積的聲望。

(翁)你說過美國的影壇勢力,曾幾何時對他和導演Paul Thomas Anderson都寵愛有加,但今年趁他倆沒有打算大鳴大放的拍了部《Phantom Thread》(《霓裳魅影》)後,就趁機關掉二人的大光燈,兼恭請他們早些登上記名的麵包車去吃夜宵。

(甘)我們沒有說佛偈呀,荷李活又好,奧斯卡又好,打從九十年前第一天就是如此,只是地球這邊,我們好幾代天真爛漫大鄉里而已。保羅安德遜是我渴望有生之年可以跟他打工的導演,一向得聞他和單離地合作得很開懷,無端端都會大笑一餐。今年開始感到一日比一日悲傷。我聽了也像吞服過量的阿斯匹靈。

(翁)我目前只和梁先生合作過一部電影,閱讀的課題興趣比較近傍,只是行入他第三第四個紀元。如果目睹他們兩位如何逐步面向對方,最有看頭的,是如何去解鎖。

 

91kam01c

 

91kam01b

甘國亮翁子光